• 游客

    游客

    • 钻石 钻石 0
    • 金币 金币 0
    • 推荐票 推荐 0
    • 月票 月票 0
    • 书架
      收藏漫画

      主人,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~

      去找找漫画
      • 加载中......
      全部收藏 0
    • |
    • 历史
      • 加载中......
      历史记录 0
    下载APP

    扫一扫 下载APP

    当前位置 : 看漫画 > 文字 > 小说 > 花千骨 【番外 赌局】一、浮生若梦

    花千骨 【番外 赌局】一、浮生若梦

    作者:Fresh果果
    2015-07-27 14:35
    来源 笔趣阁
    点赞0
    阅读7335

    花千骨小说花千骨【番外 赌局】一、浮生若梦由看漫画收集整理自笔趣阁,看漫画为您第一时间更新花千骨小说,看花千骨小说就上看漫画

    readx();夜半三更,一个白色身影蹑手蹑脚进了厨房,开始翻箱倒柜。菜篮、米缸、火灶……掘地三尺,却仍旧两手空空。

    “在哪里啊在哪里……”

    喃喃自语的声音响起,清透干净,带几分孩童的稚气,有如琉璃相撞,不是花千骨又是谁?

    可是若看着面容,你是决计认不出来的,实在是……在厨房一无所获,她决定爬墙而出。气喘吁吁搬了两块砖头垫在墙角,手扒拉着墙头,脚胡乱瞪着,可就是上不去。

    唉,只得又折回,冒险推开卧房的门,床上躺着的人正安静?#20102;?#32972;对着她,墨黑长发流水一般淌下地来。

    花千骨猫着身子走到窗前,伸长脖子张望,果然隐约见床?#25151;?#37324;放了一锦布包好的盒子,不由大喜。左手撑着床沿,右手小心翼翼的去拿。

    终于到手了,一时心花怒放,却冷冷一声传来:“小骨。”

    手一抖没抓牢,盒?#28216;任仍?#33853;在对方的头上,“砰”的一声。

    “哎呦!”床上的人一力而起,捂着自己?#21738;源?#22823;呼小叫,抬头怒视着她,正是儒尊笙箫默。

    花千骨慌了?#32440;牛?#36830;忙扑上前去又吹又揉:“爹爹你没事吧?”

    “当然有?#38109;耍?#20320;这不孝女,为了几个馒头就有谋杀亲爹啊!”笙箫默悲愤的控诉。

    花千骨哭丧着脸,扯着他?#30007;?#23376;使劲摇啊摇啊:“爹爹,我饿……”

    “忍着忍着!饿了就去睡觉!”

    “可是饿着睡不着……”花千骨嘟起小猪嘴,可怜巴巴的望着他。

    “睡不着正好去找点事做,挑水劈柴,扫桌扫地,对了,框里那堆脏衣服快去帮爹爹洗了乖。”

    “人家一点力气也没?#23567;?strong>花千骨要死不活的瘫倒在床上。笙箫默顿时被她的体重压得快喘不过气来,努力伸出脚把她蹬下床去,花千骨干脆躺地上不肯起来,哭?#20540;?#25171;起滚来。

    “我饿饿饿饿饿饿饿,我要?#26376;?#22836;馒头馒头……”

    一连喊上个几十遍滚上几十圈,白色碎花小棉袄,已经变成灰扑扑了。笙箫默看着在地上撒泼的她哭笑不得,这分明就是一个皮球在滚嘛,?#20540;?#36830;脖子都快看不见了,居然还想?#26376;?#22836;。

    “不行,只差一个月你就要去书院读书了。这次减肥一定要成功!”

    花千骨泪流满面,抱着他大腿继续摇:“我不要减肥,我不要去书院读书。”

    都是为了去哪个什么鬼书院,本来自?#22909;?#22825;开开?#30007;?#21507;吃喝喝,横行乡里,快乐又逍遥的。结果爹爹非逼着她减肥,把她锁在家里,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不准他吃东西,为了不引起她的食欲,笙箫默也自我牺牲陪她?#26032;?#22836;,只是花千骨每天啃一个,笙箫默每天啃九个。苍天不公啊!

    笙箫默扬手给她一个暴栗:“必须去!我辛辛苦苦养了你十五年,就为着这一天呢!你敢不给我瘦下来试试!”唉,都怪他太心软啊,?#30475;?#22312;她死皮赖脸和眼泪攻势下,都举白旗投降,由着她使劲吃,再怎么也没想到,十五年约定之期已到,她居然胖成这样。哪里还有半点当初瘦小惹人怜爱?#21738;?#26679;。别说二师兄那里自己难以交代,就是给东方彧卿、杀阡陌他们见了,自己也要倒大霉啊。呜呼哀哉,他当初怎么就一时糊涂,争了这个苦差,悔之莫及,悔之莫?#21834;?br>
    笙箫默悲哀的望着地上的小肉球,无可奈何的叹了气。一切,都是因十五年前?#21738;?#20010;赌局而起。

    “不好了不好了!”一个挂着宫铃的弟子慌慌张张的跑到长留后山的凉亭之?#23567;?br>
    摩严和幽若正在亭中?#36190;?幽若请辞长留掌门的条件是能够胜摩严三局,为了早日脱离苦海,一有闲时,她就缠着摩严下棋,虽然棋艺一日千里,却始终还是赢不了。

    此番正下到兴头上,见有人打扰,摩严不满的训斥道:“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。”

    幽若?#31859;?#25705;严抬?#20998;?#26426;,飞快的偷偷藏了两个字,心里暗自得意。“世尊,不好了,本来正在举行?#23665;?#22823;会,不知怎?#21738;?#20010;异朽阁主就闯进来了,还带了还些人,弟子们拦不住……”

    幽若一听,惊得不由跳了起来:“东方彧卿!他又活过来了。”掰着手指头一数,不对啊,离师傅?#25351;?#28789;识猜不到十年,东方彧卿就算转世也不过十岁,怎么可能那么快又来了?”再顾不上棋局,她提起长裙就往长留殿跑,完全忘了掌门人身份。

    “真是阴魂不散。”摩严也不由皱起眉头跟了上去。

    原本热?#20540;?#24191;场,此刻安静无比,正是每年一度的?#23665;?#22823;会,众仙齐聚,却突然闯进一个东方彧卿,打断了初赛进程。

    东方彧卿在太白山助花千骨拿到多见神器,仙魔大战上又以命相护,许多人都是看在眼里的,再?#30001;?#26377;幽若、火夕?#28909;说?#20256;播加工,这三角恋,乃?#20102;?#35282;恋,多角恋,已被演绎得缠绵纠葛,感人泪下,传遍整个?#23665;紜?br>
    如今这东方彧卿这么大张旗鼓的回来,莫非是来抢人?众仙众弟?#26377;?#22836;?#36861;?#25571;测,好奇而激动的静观事态发展。

    东方彧卿不是一个人来的。同时还有十八个戴着恶鬼面具的手下从天而降,动作步伐整齐到了诡异的地步,仿佛是被他?#27599;?#20769;术操纵一般,他手里?#31859;?#25240;扇,脸上是万年不改?#30007;?#23481;,总是让第一眼看到的人就不由?#19981;?#19978;他,对他心生亲近。

    他笑眯眯的?#32933;又?#20154;一周,然后定定的看向坐在最高处的白子画,而白子画右手边方才看?#28909;?#30475;到睡着打呼噜,却又不敢像幽若一样屎遁,现在正揉着双眼迷茫呆滞打呵欠的,正是他朝思暮想的花千骨

    “东方?”听到身边的议论声,知?#34013;?#26041;彧卿来了,花千骨一立而起慌乱的四处转头寻找,却因为没听见东方彧卿的声音不能确定位置,眼神无法聚焦。

    她依旧看不见。

    不过已经能说能听,速?#21364;?#22823;超出东方彧卿的想象,这些年,白子画到?#23376;?#20102;什么方法,竟然?#25351;?#21040;如此惊?#35828;?#22320;步。只是这眼睛不比其他,要想看见,必须魂魄完全复原,至少还得?#20154;?#21313;年。

    东方彧卿出现,花千骨又是开心又是疑惑,五?#37117;?#26434;,匆匆忙忙跌跌撞撞几步想往下跑,却被白子画硬生生按住动弹不得,而糖宝趴在她头上暗自偷笑,身为异朽阁的灵虫,一向都是东方的小内应,自然早就串通一气知道他要来。

    “异朽阁主突然驾临,不知有何贵干?”

    白子画淡淡开口,眼睛看着东方彧卿,又仿佛穿透而过。不同于东方彧卿转世仍无半点?#35851;洌?#30333;子画却似乎?#21364;?#21069;更加飘渺遥远,淡薄如云气烟雾一般。以前是触不着,如今是就算抓在手里?#19981;?#38543;时散开。东方彧卿不娶想他修为究竟到何种境地,只是不由好奇,这像是一个成果亲的人么?

    花千骨心头火急火燎,却有碍于众人还有白子画只得乖乖站在原地。东方?#28909;?#26469;了,为什么不跟她说话?他一贯行事?#20599;鰨?#29420;来独往,为什么这?#25105;?#24102;着那么多人堂而?#25163;?#30340;上长留山,还是在?#23665;?#22823;会有众多宾客在场之时?

    东方彧卿?#19979;?#25159;子,朝着校场中央停下?#20219;?#30340;两人指了指:“?#26790;畔山?#22823;会之名,我今次特带异朽阁弟子前来?#31283;?#19981;知可否?”

    下面一片骚动之声,众人?#36861;撞?#27979;,不知他此举是真为比试而来,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    白子画和笙箫默对望一眼,这?#23665;?#22823;会就相当于江湖中的武林大会,历来只要不是邪魔外?#34013;?#21487;参加比试,异朽阁虽然诡异非常,但实力不容觑,当初太白山上夺回神器更是居功甚伟,是正是邪还真一时讲不清楚。

    见白子画微微颔首,笙箫默道:“当然……”

    “当然不行!?#34987;?#34987;打断,摩严随着幽若落于观台之上,?#32568;?#19996;方彧卿道,“你?#20219;?#26377;邀帖,未派人通传就?#20040;?#38271;留山,已是无礼之极,如今大会已开始,抽签已完毕,若真有意参见,下届请早!”

    东方彧卿仿佛早有预料,成竹在胸的抿嘴一笑;“不需要抽签,我想要的,是跟长留上仙光明正大比一场。”

    周围又是一阵哗然,众人皆一脸兴奋,果然如此,情敌找上门来单挑了。当年,杀阡陌和斗阑干都曾为了花千骨与白子画拔剑相向。就只有这东方彧卿,始终只?#21069;?#22320;谋划,静静旁观,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少斤两。听到他如今居然开口挑?#21073;?#24351;子们个个激动的跟着摩拳擦掌,等着看白子画如何回应。这要求提得的确无礼,以白子画?#30007;?#26684;不可能答应,但东方彧卿的足智多?#31508;?#20986;了名的,这回又是布的什么局?

    果然就听白子画冷然道:“?#23665;?#22823;会向来是弟子间的交流切磋,恕本尊不能奉陪。”

    东方彧卿沉吟片刻:“白子画,你不觉?#26790;?#20204;之间这场比试拖得太久了么?你占着是骨头师父,近水楼台先得月,难道不觉得对其他人来说太不公?#21073;俊?br>
    白子画依旧漠然看着他。

    ?#34948;?#22914;我、例如杀阡?#21834;?#20363;如轩辕朗、例如,墨冰仙……”

    墨冰仙三个字出口,白子画不?#25758;?#35273;的微微耸眉。

    “我想你不会不知道,我跟小骨已经成亲了。”

    花千骨看不见,但是感觉周围的气氛越来越紧张诡异,不由吞了吞口水。想要阻止他们,却不敢随意插嘴,毕?#24618;?#22260;有那么多人,她现在的立场,好像说什么都不对。东方到底想干什么呢?#23458;?#28982;恨自己法力全失,不能传音问个清楚。

    “我来不是为了和你抢骨头的,我知道她心里只有你,所以才主动退出。我这次来,只是想分个胜负。我要跟你比一场,无论输赢,我保证十六年内医好骨头的眼睛,你们依然做你们众人眼中的神仙眷侣。就算?#30007;?#36194;了我也什么都不要,立马离开不打扰你们。”

    全场再?#28982;?#28982;,赢了什么也不要,只是为了跟情敌比一场么?只是他再怎么厉害又怎么胜得过长留上仙?#31354;?#38590;道是拐着弯儿给花千骨治病的借口?也太奇怪了吧,完全没必要多次一举啊。

    十六年治好花千骨的眼睛,?#23665;?#30340;人都已经知晓,这是一个多么诱?#35828;?#26465;件。因为这十年来,白子画为了花千骨能早日?#25351;?#22914;常,几乎遍访六界高手,想尽办法,更有墨冰仙、杀阡?#21834;?#26007;阑干等人和天庭众仙的鼎力相助,这才让花千骨康复到现在这个程度。没有人不知道,若有谁治好花千骨的眼睛,可以得到长留山、杀阡陌等人多少好处,绝世的珍奇医药?#36861;?#36865;来。然而想要治好这眼睛,让花千骨的魂魄重新完整,不管怎样努力,少说也得四五十年。可是如今东方彧卿竟然说有办法在十六年内让花千骨完全?#25351;矗?#36825;是集六界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啊。

    果然,白子画沉默了,似乎正在思考。

    摩严不由皱起眉头,他也知道这个条件很诱人,以白子画对花千骨的重视,别说只是比一场,就算更苛刻更过?#20540;?#35201;求,相信他都会答应。

    花千骨心道不好,紧张的拉扯着白子画?#30007;?#34957;,她可不想看师父和东方两个人打起来啊。

    白子画看着东方彧卿看似真诚实则?#22120;?#30340;眼睛,其实知道就算他不应?#21073;?#19996;方彧卿已找到能治小骨眼睛的办法就不会不救。可是他?#28909;?#24320;出了条件,自己岂能无?#32824;?#20182;的恩惠。他希望小骨的眼睛能早日好,能看见他,不想再等几十年那么久,可是也不想欠东方彧卿的人情,自然只能迎战。

    ?#25170;搿!?#30333;子画缓缓抬手,算是答应了,众人都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  “师?#28014;!?strong>花千骨急得快哭出来,以她对东方的了解,他绝对 不可能只是想要交流切磋点到为止的一次比试。

    “慢着。”东方彧卿打开扇子摇了起来,一副很欠打?#21738;?#26679;,“我只说要跟你比试一场,可没说跟你打架啊,我区区凡体,怎么斗得果你长留上仙,岂不是以大欺小。”

    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摩严怒道。

    东方彧卿面色郑重严肃起来:“白子画,我要跟你打一个赌,以十六年为期,就赌骨头被你杀死时说?#21738;?#19968;句话,如果重来一次,她再也不会爱上你。”

    全场皆惊,别说花千骨、摩严等人,连白子画的脸都白了。

    花千骨说?#21738;?#21477;话的时候,很多人都在场。?#31508;?#30340;白子画几乎疯魔?#21738;?#26679;,没有任何人忘得了。

    “怎么,不敢赌?也对,其实骨头忘记一切成为傻?#23601;?#30340;时候,你就已经输了。她的确没有爱上你,她是想要离开你跟我走,可是是你强逼着她留下,最后她?#25351;?#35760;忆,才变回了爱你?#21738;?#20010;小骨。真没办法,谁叫她?#27704;?#37117;是?#19981;都岢值?#20154;呐。”东方彧卿眼角堆笑,看着白子画又铁青几?#20540;?#33080;,知道自己再次戳到他痛处。

    众人已察觉白子画气场不对,周围一片肃?#20445;追淄死?#20960;步。

    “若不是你一直高高在上的在骨头身边,谁胜谁负还真说不清楚。你敢不敢跟我赌这一局?”

    接着,东方彧卿?#21387;?#21017;大概说了一遍,大致就是花千骨重回下界,在对白子画、东方彧卿、杀阡陌或者想参与进来的其他人全都没有记忆的情况下,看最后到底会爱上谁。

    他越说,众人脸上的表情也越复杂,花千骨震惊得紧握双拳。

    “当结果出来,骨头说出?#19981;?#30340;人名?#20540;?#26102;候,同时?#19981;嶧指?#35760;忆,不论说?#21738;?#20010;名字是不是你长留上仙,相信她都会像上次一样回到你身边。之后?#25351;?#35270;力?#22836;?#21147;,一切又变回原来的样子,你什么损失都没有,如何?”东方彧卿直直的盯着白子画。

    “不行!这是什么赌局,简直就是儿戏。”摩严怒道,笙箫默却顿时双眼放光的坐直了身子。

    众人这下总算明白了东方彧卿是什么意思,还有此行?#21738;?#30340;。他想重新获得追求花千骨的公?#20132;?#20250;,所以只能用这种方法,话虽然那么说,对白子画似乎没有损失,但要是到最后花千骨真的如她自己当初所言,爱上的人不?#21069;?#23376;画而是其他人。就散短短时日的爱,不可能有爱白子画那样深,最后依然会回到白子画身边,可是两人之间,已经有无法弥补的裂痕。不攻自破,东方彧卿这招真是歹毒啊。

    可是就算面对所有热都能看出的险恶用心,白子画也只是稍微?#20102;?#20102;两秒,淡然道:“我跟你赌。”

    全场顿时沸腾了。东方彧卿也露出早知如?#35828;奈?#31505;。

    花千骨愤怒了,师父居然答应了。有没有搞错,她一跳而起大声咆哮起来:“我不?#25954;狻!?br>
    他们俩什么意思。居然用她来打赌,她爱?#19981;?#35841;?#19981;?#35841;,管他们什么事。她宁愿一?#27605;?#30528;,也不要趟这浑水。把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她扔下界去,要是她真的一时糊?#32943;不?#19978;其他人那还得了!以后她还有什么脸回来见师?#28014;?br>
    “骨头不?#25954;猓?#25105;原本以为你对自己的爱很有信心呢!”东方彧卿在扇子后面偷笑。

    白子画低下头看她。

    “我我我当然有信心……”花千骨涨红了脸,东方到底想要干什么,这事可大可小,开不得玩笑。

    “?#28909;?#22914;此,你也觉得不管在什么情况下,你都只会爱上白子画一人,那就来赌这一把吧,当成是游戏也?#23567;?#32780;且你下界之后失去记忆,魂魄相移,立马就能看见,十六年后治好眼睛也能看见,再不要受黑暗之苦。”

    “不行!我不同意!”花千骨举起拳头坚决反?#26376;?#20026;他们赌博的道具!上?#38382;?#21435;记忆她心有余?#25314;?#26159;真的打算跟着东方私奔了,这?#25105;?#26159;又犯同样的错误怎么办?何况上次傻?#20928;?#31639;是被师父养大,这次按照东方规则里所说,要十五年之后才能见面,师父他们下界又不能以原?#20037;?#30446;,那么多人,她怎么能认出他,?#19981;?#19978;他?心里一点底都没?#23567;?#36825;个赌局对他们两?#35828;?#30830;是没有损失,可是到最后,说不定真正输的,是自己。

    “小骨,别怕。”白子画突然伸手抚上她的头,轻声安慰着。

    花千骨不明白他哪里来?#30007;?#24515;,他怎么就敢?#30333;?#22833;去自己的风险呢?她抬起头看着白子画,可是她什么都看不见,眼前只有一片漆黑。

    她是越来越看不清楚他越来越不懂他了,不懂他成亲那么?#26790;?#20160;么始终不肯碰她,却借口说不想在她看不见的时刻,要?#20154;?#23436;全康复。不懂他近年来每日清修,经常?#23637;兀?#23545;她越来越冷淡。

    那句“重来一?#21351;?#20063;不要爱上他”的话,只是当初痛到极?#25314;?#38543;便说说,当不得真啊。她不知道白子画是真的这么在意。还是说,他厌倦了一直照顾什么也看不见的自己?

    他宁肯和自己分离十五年,?#30333;?#22833;去自己的风?#25214;?#35201;赌这一场?他难道不知道,就算一切如东方所说,不管她的选择是什么,她只要?#25351;?#35760;忆了就永远不会离开他,可是这会给他们的?#26143;?#36896;成多大的裂痕!这些他都不在乎么?

    这世上,最不可赌、最容?#36164;?#30340;,就是?#26143;?#20102;……“我不管!我不同意!你们要赌自己赌去!我不参加!”花千骨气冲冲的转身就走,只?#19978;?#22240;为看不见走路缺乏气势,差点没摔倒在地,幽若连忙跳上前去扶她,白子画眼中闪过一丝心疼。

    主角走了,剩下的人面面相觑,这种?#20081;材压?#19968;向好脾气的花千骨那么生气。  

    东方彧卿向白子画拱?#20540;潰骸凹热?#23562;上已经答应,这赌局暂且定下,众仙为证。至于骨头,我相信尊上一定能够说服的。”

    笙箫默兴致勃勃的轻?#31859;?#38754;:“直接消去小骨记忆就是了,为什么要等十五年后。”

    东方彧卿笑了起来:“我想大家都?#25954;?#30475;到的是一个真实的小骨,而不是虚假填充的记忆。况?#36965;?#25105;需要时间来帮她配制治眼睛的药,当然,最重要的一点是,不到十岁的我,怎么参加这个赌局呢,总要给我点时间吧!哈哈!”

    众人又是一惊,居然没有任何人看出东方彧卿是使了什么障眼法。原来他转世还未成人,依然是孩童身躯。自然是不?#38505;?#26679;就参加赌局的。

    东方彧卿带着异朽阁的人离开了,?#23665;?#22823;会继续进行,可是众人早已失去了观?#38477;男?#36259;。毕竟大会年年有,可是六界之中,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有趣的事发生了。

    漫评

    扫一扫,下载APP

    pc28 5.0倍刷回水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