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游客

    游客

    • 钻石 钻石 0
    • 金币 金币 0
    • 推荐票 推荐 0
    • 月票 月票 0
    • 书架
      收藏漫画

      主人,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~

      去找找漫画
      • 加载中......
      全部收藏 0
    • |
    • 历史
      • 加载中......
      历史记录 0
    下载APP

    扫一扫 下载APP

    当前位置 : 看漫画 > 文字 > 同人文 > 【斗罗前传】十丈红尘12

    【斗罗前传】十丈红尘12

    2017-10-18 15:13
    来源 网络
    点赞0
    阅读5554

    太阳在东方的山顶露出细细的亮边,斜斜的阳光刺破了结界的迷雾,被树林撕得粉碎,悲壮地落了一地。

    第五十二章 最后的致意

    太阳在东方的山顶露出细细的亮边,斜斜的阳光刺破了结界的迷雾,被树林撕得粉碎,悲壮地落了一地。
    “阁下是圣龙宗的人吧?”淡淡的声音突然传入了老者的耳中,令得他手掌的动作紧了一些,使得蓝羽琪脖劲处被抓出更深的血痕。
    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灰袍老者打量了一番这个女孩,桀然道。
    “我见过你们宗主,你的气息和他如出一撤,而且……”蓝羽琪缓缓睁开眼,轻喝道,“封印了武魂,更是只有死路一条,这么简单的道理,以为我不知道吗?”
    蓝羽琪身子突然消散了,?#36335;?#34701;入了空气之中,下一刻,却是直接出现在了不远处的空地上,正是右臂魂骨之技•化圆。
    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那灰袍老者也是为之微微一怔,他没想到那化?#19981;?#25216;的冷却时间居然这么快,旋即那泛着鬼火的双眼望向了接触在一起的蓝羽琪和唐啸,干巴巴的脸庞?#32454;?#29616;一抹古?#20013;?#23481;:“如此年轻的魂帝……倒是不可小觑,看来上面的担心是对的,今日必不能放过你们!”

    “老夫拓跋玄海,当然,你们也可以称呼我为圣龙宗副宗主,告诉你们这么多,是因为我知道你们就快死了……”名为拓跋玄海的老者声音沙哑的道。
    “副宗主……”
    蓝羽琪柳眉一挑,这个名字她何尝没听说过,圣龙宗在七大宗门排名第四,也是星罗帝国境内最强的宗门,宗族?#26469;?#20256;承武魂?#21069;?#30002;地龙。
    白甲地龙并不能算是真正的龙族,只能说是龙族的近亲而已,与蓝电霸王龙武魂相比,还有着不小的差距,但它毕竟也是龙。
    当年在魂师大赛,蓝羽琪就曾亲眼见过圣龙宗宗主拓跋希的风采,当时他还担任星罗帝国的三位评审之一。
    没想到,却在这里对上了这个副宗主,看来自己的猜测肯定没错,这一?#38382;录?#30340;幕后,一定隐藏着什么阴谋。

    “琪子,你还有力气吗?”唐啸低低的声音传来,打断了蓝羽琪的思绪。
    “勉强还能动吧,武魂融合技是肯定没办法用了。”蓝羽琪咬着牙道。
    “这样吗……那你待着别出手!”唐啸皱了皱眉道。
    “你要干什么?和他单挑?”蓝羽琪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的脸,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慑住了她的心,“不要……等一下,我知道了,我们联?#32440;?#24910;一点,?#19968;?#21487;以战斗的!我们一起把他打倒然后就隐居!你不要轻举妄动,我……我不想你出事。”
    “唉,你是关心我吗?”唐啸叹了口气,突然笑了,“真是的,我又不一定会死,你伤这么重,别勉强了,否则?#19968;?#24515;疼的。别忘了我们昊天宗的炸环,还有乱披风锤法的传说。我解决了他,就带你走!”
    蓝羽琪伸手,抓住了他的昊天锤,执拗地握在手中不肯放给他。她张了张口,却没有发出声音,盈盈的眼定定地看着他,欲言?#31181;埂?/span>
    唐啸看着她,?#25214;?#30340;脸温柔地凝出一个微笑,他看清了她眼中的湿润,他能感觉到,那紧握着昊天锤的玉手压抑了多少忧伤与恐惧。
    伸手,他的手包住了她的,然后一点一点,温柔地,缓慢地,坚定地,掰开了她的手?#28014;?/span>
    昊天锤,已到了他的手中,再也不松开。
    他伏身,侧头。
    她以为他会吻她,可是没有。
    因为下一刻她只觉得脑子不听使唤,然后便倒了下去,眼前一片漆黑。
    ……
    我在这轮朝阳下发誓,不论如何我都爱着你,尊重你,把你当成无可取代的人永远守护你。?#34892;?#33485;天,能与你厮守的这时光,真希望这时光能继续下去,我将献给你恒久不变的心意。可是现在,没有办法了,对不起,我必须要保证先救到你,原谅我吧。

    “桀桀,真是令人感动啊。其?#30340;?#19981;?#20040;?#26127;她,反正你们马上都要死在这里,”拓跋玄海?#20013;?#36947;,“还是?#25285;?#20320;不想让她看到你待会儿狼狈的丑态?”
    唐啸没有回话,刚才因为伤势而佝偻的身体渐渐挺?#20445;?#40687;淡的灰黑色眼睛变得专注清明、锐利如刀,就连依然苍白的脸都在顷刻间焕发出一种摄人的神采来,如同一颗行将枯萎的树,在一场突然而来的骤雨中,瞬间奇迹般地伸展开来,于是玉树临风,顶天立地。
    四周寂静,枯燥的虫儿没有了声音,林中所有的飞鸟突然“呼啦啦”全部飞起,在天空中划出暗?#21834;?/span>
    “拓跋老儿,你可知道我们昊天宗,乱披风锤法的传?#25285;?rdquo;唐啸突然高喝道。
    “那个鸡肋的乱披风锤法?有什么用?”拓跋玄海挑眉,不屑地笑道。
    “在我们昊天宗,一直有一个传说……”唐啸的眼神突然痴迷了,“就算真的有神,也绝对无法?#20540;?#20061;九八十一锤的最后一锤!”
    话语刚落,昊天锤上,六道魂环,同时破碎!
    炸环!
    同一时刻,他释放了杀神领域!
    他身?#19979;?#24310;的白光瞬间释放那一刻,尽管拓跋玄海乃是魂斗罗级别的强者,却也是立刻有种坠入冰窖般的感觉,冰冷森然的杀气瞬间蔓延到结界每一处角落。
    “你找死?”拓跋玄海一愣,同时炸开所有魂环,这就算是昊天宗那个所谓的唐晨,都没有做过吧?#31354;?#29615;可不比普通魂技,同时炸开,那等叠加之威,可是比一个一个炸开要恐怖得多,同时一般人的身体?#37096;?#23450;吃不消。但下一刻他脸色霍然大变,因为他看到,那唐啸竟是要当着他的面,施展乱披风锤法!
    不对!
    拓跋玄海立刻想到了,乱披风锤法需要叠加,对方根本不可能在自己眼皮底下完成八十一锤,这一定是掩饰!那唐啸肯定想做什么!
    只见得唐啸左脚上前一步,重重的踏在地面上,轰然巨响中,以他的左脚为中心,地面顿时出现大范围的龟裂,唐啸持有昊天锤的右臂瞬间伸展到背后,全身肌肉在刹那间完全紧绷,强烈的黑光将他的人与锤完全融为一体,左脚脚后跟抬起,完全以脚尖支撑在地面上,下一刻,昊天锤已经悄无声息的挥了出去……

    第五十三章 旧事

    五年前,抑灵仙域边陲……
    在遥于南洋上所建立的风泠王国,如今正是风雨飘摇,大败之后,举国新丧,临海小国的生存命脉海洋,被海盗切断封锁,商船、渔船、军舰全?#21152;?#25380;在港内无法出航……
    被国?#21490;?#20026;掌上明珠的贝蒂公主,和格林师团长的未婚妻艾?#38109;眨?#20007;父之女与痛失最爱的女人,在王宫内相对无言,眼眶中泪珠盈满。
    向来不是鲜?#21462;?#29611;红,就是碧蓝裙子的公主,穿上丧服,一身庄重的及地长裙,下身?#21069;?#22278;形,用钢?#24656;?#25745;的裙子,从腰间和袖口起贴身直至胸口,寸肤不露,她的美态直比天上仙女。这位人见人爱,对街边乞丐亦如同家?#25749;?#21451;的善良少女,却遭到足与她冰清玉洁美貌相比的命运?#33050;?#30495;是天妒红颜。
    艾?#38109;丈?#19978;全?#24065;?#33426;闪动的甲胄,不像一个爱侣惨死的女子,反而像是一个复仇者,胸甲、刀柄上的皇?#24050;?#31456;,都挂上了白兰花。从铁?#23376;?#30382;护衣下,流露出欺霜赛寒的肌肤。以冷艳驰名,让众人看得失魂夺魄,只?#20197;?#35266;不敢接近的美丽女子,凄冷眼皮中的寒意叫人退步三舍。
    以眼神就?#23665;?#27969;心意的少女与美妇,回忆起半个月前的情形,与如今相?#26085;?#26159;仿如隔世。

    当日皇?#24708;诶?#37324;外外,都是络绎不绝的军士,就如同无数无权无势的小卒,吻别他们的妻子,与情人许下再会的?#20449;担族?#21202;国皇和格林师团长也一样是人,纵然他们是豪气干云的汉子,一代魂斗罗级别的强者,也不过是一个有点过度溺爱女儿的父亲,和与未婚妻难舍?#29273;?#30340;年轻人。
    清淡优雅风格的大殿,?#26063;?#21202;国皇豪爽的笑声响彻全殿,他身躯雄伟如熊,叫人心存惧意的短胡与胖脸上,终日挂着温馨的笑容,充满睿智的双目,是慈祥如老爷爷的眼光。战场上他是?#30475;?#30340;魂斗罗,?#37322;?#20869;他是慈爱的长者。
    “几个小海盗,朕收拾起来,还不是易如反掌,贝蒂根本无需多虑的。”
    “可是女儿听说这海盗杀人?#20603;潁?#36523;旁的魔女更视教会为死敌,手段凶残可怕更胜魔鬼。”就连不知愁滋味的公主,听过不好的传闻后,俏脸上不由得忧心忡忡。
    “就是魔鬼我也不怕,何况是人!他们有没有朕可怕,你说、你?#25285;?rdquo;一把抱起身轻如燕的小公主,国皇把自?#21495;?#33080;上胡子刺向公主,让她愁云尽去,脸?#29616;?#26032;绽放出笑容,不依地捶打深爱自己的父皇。
    不明就里的人必然会奇怪,人到中年的国皇与龄足婚嫁的公主,怎么会有这种不顾男女之妨的亲近。
    可是只有理解国皇?#26063;壤眨?#25165;能体会,爱妻在难产中辞世,发誓?#19976;?#19981;娶的国皇,有多宠爱这小公主。

    看着身为温室小花的公主,真挚的梨?#26143;?#31505;,艾?#38109;?#21364;焦虑得快要昏倒。
    “没事的!看国皇多有信心,请艾?#38109;?#23545;我?#33046;?#20197;相同的信赖。”俊美英挺的格林一头红发,外柔内刚的他能力?#25512;?#39748;不惭国家栋梁。
    无?#27704;?#25945;的规限,格林?#38376;?#20154;不在意,偷吻在艾?#38109;?#30340;脸?#19976;稀?/span>
    他温热的唇瓣,?#26012;?#20154;眼中的冰美人痴迷到不能自拔,在他的吻下,艾?#38109;?#33258;感成了破戒失贞的罪人。
    情人呀!你可知我内心如焚,忧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。
    把臻首挨贴在格林身上,艾?#38109;?#20431;脸滚?#38706;?#22823;的泪珠。?#28304;游?#24773;所困的自?#28023;?#35753;你进了我的香闺,上了我的绣床,眼下我已是非君不嫁,腹中更是已有了你的麟儿,要是你不能战胜回来,未婚失贞,暗怀孽种的我,只有走上火刑台之路。
    “请格林千万保重自?#28023;?#23601;算打了败仗,都一定要活着回来。”一反其平日冷艳的外表,艾?#38109;?#30446;前只是刚有身孕的少?#23613;?/span>
    “别说不吉利的事!我们定必旗开得胜,凯旋归来。”留下一个温热的吻在艾?#38109;?#39069;上,格林坦然而去,雄心志壮的他有着无比的自信。
    目送他的背影,艾?#38109;?#19968;时失态的轻抚小腹。孩子呀!为免你父?#36861;?#31070;,我没有告诉他,已怀了你的消息。国皇为人宽大为怀,纵然教规严苛,一旦格林回来,自己就可和他无惊无险的成婚。否则,怀中胎儿呀!你就不可能在别人的祝福下来到这世上。
    两个昂然无惧的伟男子,乘坐旗舰,连同近十万将士出征。

    一星期后活着回来的人,竟不满四分之一,当无一不带点伤在身的兵士们,将国皇?#26063;?#21202;和师团长格林,满布?#19976;撕?#20999;痕的尸体抬上殿?#20445;?#23567;公主哀伤得昏倒当场,而艾?#38109;?#21051;骨的惨痛更是难以形容。
    自己的孩子……还没出世就失去了父亲,格林甚?#20142;?#33258;己有了身孕都未知道。
    ?#21364;?#33258;?#20309;?#26469;的路是怎样,为了求生,打掉胎儿是最理智的选择,可是,她怎能把格林唯一的血脉打掉。
    几乎不知伤心为何物,心中唯一的痛就是缺少母爱的公主,晶莹的泪珠,像断了线的珍珠,滚下面?#30504;?#22905;足足在国皇的遗体?#28304;?#20102;三天三夜,没有任何人,能把她劝离。

    “艾?#38109;?#22242;长,贝蒂有一事相求。”
    “公主言重了!艾?#38109;?#26159;国?#26102;?#19979;的?#39029;迹?#33258;家父战死,家母患病起,陛下不止对我家重金抚恤,更多番慰问。为报陛?#38706;?#24773;,微臣一定会协助公主殿下,虽死无悔。”苦笑着摇摇头,公主那凄惨得让人心酸的表情,艾?#38109;?#30475;到真是感同身受。
    “我不懂怎样治国,军政大事一直有父?#25910;?#31649;,将来?#19968;?#30331;基为帝,国政就等伯父威卢斯伯爵等人所挑选,我将来的夫君去负责。”
    “可是……贝蒂纵然无知,还知道海就是风泠王国的生命。为报父?#25163;?#20167;,和我风泠万万子民着想,我一定要除掉这般祸国殃民的海盗,就算一死,我也不后悔。”
    虽是女儿身,可是公主殿下真是胆色过人,她的不惜一死,不是一时冲动而发,从她的表情语气,娇躯的抖震,艾?#38109;?#30693;道公主是?#38180;此?#32771;后,全然明白何谓死亡,做了像国皇一样,以死卫国的决心才向自己坦言的。
    可怜的公主才十五岁,自少备受国皇与宫中众人宠爱,现在却……艾?#38109;?#19981;想死,可是?#34013;?#22905;来?#25285;?#26410;尝不是和格林团圆天国的一?#32440;饌选?#24471;到公主首?#24076;?#22905;遂整顿?#26012;?#21046;定出对付?#30475;?#28023;盗舰队的方法。

    风泠不过弹丸小国,立国所赖的就是海洋,渔船的海产占去粮食的三分之一,输入的小麦、酒、牛油、肉类、蔬?#35828;?#20877;提供余下的三分之一。现时海盗已不止是泛滥,早已到了反客为主,将国家围困的地步。
    以新败之师,是打不赢屡战屡胜、威震南洋的强敌的,因此艾?#38109;仗?#20986;公主伪装答应早前,海盗向国皇提出的条件,以谈判为掩护,发动奇袭,值国皇新丧,公主舍身?#36299;?#30340;大义,鼓动将士们的勇气,破釜?#26519;?#23396;注一掷。
    为此贝蒂公主召见了伯父威卢斯伯爵,和海耶斯主教,将国事委托给他们,并同时透露获胜后,自己将登基为帝,夫婿的选择权则?#25381;?#20182;们。
    身在帝皇?#36965;?#38500;了国破之?#20445;?#25215;受灭种之灾的报应,命中注定就是无法和深爱的人在一起。像先帝那样?#28982;?#21518;?#25285;?#22987;终恩爱如一的,太少太少。艾?#38109;?#21407;以为贝蒂可因父皇的爱逃过这一命运的诅咒,奈何命运弄人。目送着满脸狡色,计划着透过选择?#21490;?#21435;操控国政的主教与伯爵,艾?#38109;?#19981;禁深叹,这时代的女?#25749;?#20854;不?#25671;?#21487;是……自神创世以来,女?#25749;问?#24184;福过呢!
    “不用为我难过,每个人都要结婚的,不是吗?可惜父皇看不到我穿白婚纱的日子,父皇……”

    伤心的公主与骑?#23458;?#38271;,登上?#24067;?#20116;艘的谈判船团,背后遥遥跟着,倾尽全国之力,却不足五千人的舰?#21360;?#38754;对的是数万以上,征战南洋未尝一败的海盗舰?#21360;?/span>
    位处船楼的贝蒂挥别着相送的百?#30504;男?#32010;乱的她,知道或许这是最后一次见到祖国。父皇……为了保护你深爱的国?#36965;?#36125;蒂或许不久?#31361;?#21040;天国和你相聚了。可是在这决心背后,你可知道我暗自在夜半无人的深夜,被下偷哭过多少次?
    守护与公主身旁的艾?#38109;眨?#24515;?#38706;?#32974;儿道?#31119;?#20026;自己不能给他幸福,还明知有孕在身都要上战场?#36299;鍘?#20294;愿此次险?#26143;?#32988;,让风泠王国从此太平。对前途顺逆难料的她,取出镶嵌在作为?#32503;?#30340;小盒子中,格林的画像凝视,画中人笑容依旧,?#38382;比?#36523;早化作泥尘了。
    ……

    第五十四章 失忆

    幽静的房屋,淡淡的檀香缭?#30772;?#20013;,让得人精神略微有些舒服与陶醉,在房间角落的床榻之上,一名女子眼眸紧闭的躺在其上,许久方才有一次的微弱呼吸。
    躺在床上的女子,迷糊间,隐约的感觉着周围不断有着人来回走动着,许久后,随着几道低低的叹声响起,缓缓消失。
    不知道是在多少次的关门声响后,床榻上犹如死人一般的女子,手指忽然轻轻颤抖了一下,半晌之后,微弱的呼吸,终于是强盛了一点,再过得一会,睫毛轻轻颤抖,眼皮挣扎着,微微睁开了一点。
    淡淡的柔和灯光透眼而进,女子手掌猛地一紧,?#26519;?#30340;眼皮,经过重重的挣扎后,终于是睁开了一道缝隙,然后模糊的视线开始逐渐的清晰。
    如果此时大陆上的两大帝国、七大宗门势力之人看到,一定会立刻认出,她,正是现在传闻失踪了的蓝羽琪!

    这里……是哪里?
    我……是谁,我要做什么……
    蓝羽琪一脸茫然,她努力回想,无?#25991;?#28023;却是一片空白,除了勉强记得自己的名字以外,?#36335;?#19968;段记忆被人活生生的抽走了,想取回,却无从下手。
    原?#22659;?#28385;光彩的眼睛变得茫然、变得无奈。
    她柳眉紧皱,似是思?#36857;?#23454;则是回想,回想一段尘封的记忆。
    终于,她累了,没有力气再回忆了,那原来熟悉的一切,都不复存在,现在的她,就是一个初入人世的孩子,脆弱,不知所措。

    ?#36718;ā?/span>
    紧闭的房门突然被轻轻推开,旋即她眼神顿时一凝,立即射向推开的房门处。
    房门被推开,然后一道纤细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,那是一名身着淡黄衣裙的少女,年纪约莫十五六,容颜显得相当清秀,不过在她那眼眸中,却是始终?#21670;?#19968;些怯色。
    少女在进来后,也是很快的见到了睁开眼睛的蓝羽琪,在她的注视下,少女犹豫了一下,小手在身上搓了下,然后方才低声道:“你醒了啊?”
    床上的女子望着眼前的人,点了点头,眼中还带着一丝迷茫,眉心间透着一种病态。

    “三天前我发现了你,那时候你满身都是鲜血,而且处于昏迷之中,但我看你还有气息,就把你带回来了……”房间内,清秀少女有些小声的道,“我叫单小小。”
    “多谢单姑娘相救了……”蓝羽琪冲着她露出一个善意的笑颜。
    “你的伤势不轻,不过你放心,我们庄主是很厉害的治疗系魂师,他为你抢救过,说要?#25351;?#19981;难。”单小小继续说道,“另外,他说等你醒后,想见一见你。”
    蓝羽琪微怔,旋即点点头,她一时间想不起来很多事情,她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,要做什么,若是?#25910;?#20010;庄主,说不定可以知道什么。……
    天色仍未全亮,蓝羽琪已经站在了一间别院的门口。
    这里看起来像一个大户人家住的院子,门口两尊寻常的石狮子,一扇不算宽大的木门,连着青砖高墙一起围成的院落在雾气中带着沉静安详的味道。
    蓝羽琪沉默了一会儿,整理了下自己的?#36335;?#36208;上前去敲门。
    为她开门的,是一个一身黑色劲?#21834;?#30473;目清秀的少年。
    “你来了,庄主在里面,请进。”少年恭声道。
    蓝羽琪黛眉微颦,明明他是自己的?#35753;?#24681;人,怎么还这般?#25512;?/span>
    不知穿过多少个?#22909;牛?#26356;数不清在回廊里转了多少个弯,她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庄主。
    那人年纪约莫四十岁了,鬓角的头发略微?#33322;?#21435;一些,眉毛浓黑而整齐,一双眼睛却显得神采奕?#21462;?/span>
    这个中年男子,此刻在侍弄庄稼。
    这最深的一重院落有一片很大的空地,上面种着一些庄稼。

    “那个,请问……”
    蓝羽琪等了一会儿,还?#21069;?#25466;不住,出声道。
    中年男子起身,回头看了她一眼。
    “蓝姑娘?你醒了?”
    “?#29275;?#22810;谢庄主相?#21462;?rdquo;
    “别?#25512;?#20808;坐,我有话问你。” 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农具,坐在田埂上,抽起一袋旱烟,“你看起来不像本地人,有点像大陆魂师。你从哪里来的,又是怎么来的?”
    “我不知道……只是觉得?#27867;?#30171;,想不起来,也不愿想。”
    “是么……”中年男子沉默了。
    “我……记不得发生了什么,前辈,你知道什么吗?”
    中年男子抽着?#27264;?#21534;云吐雾,语气感慨。

    “三天前,单小小在一片荒地上发现了你,她是我的义女。你受?#25749;?#37325;,几乎只剩了一口气,而且应该也?#36299;?#21040;了你的精神,所以想不起来一些事情也正常。”
    “我只记得我的名字了……”蓝羽琪无奈地摇摇头道。
    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会儿,道,“你知道这里是哪吗?”
    蓝羽琪摇摇头。
    “这里,是遥于大陆的南域的一角,曾经的风泠王国的?#32982;貳?#26007;罗大陆极南处,就是十万大山,但是大山的尽头,是一道将此地与彼地分离的无尽之海。这片海水,为世界之极,天然?#29747;希?#24120;年波?#28065;?#28044;,迷雾遮天,凡人不可能度过,就算是魂师,若非封号斗罗的等级,根本就无法从这片海水中闯过。”
    “封号斗罗?那我为什么……”
    “不知道,或许这和你的重伤失忆有关吧,如果有一天你能达到封号斗罗,再回到大陆,或许就可以找到真相了。”
    蓝羽琪沉默了一会儿,道,“?#29275;?#20294;是不管怎样,我欠你们一条命。”
    中年男子摇头微笑,“不?#25512;?#22312;你想起往事前,不介意的话,在我的别院住下吧。”
    “?#30591;?#36825;怎么好呢,你们救了我,还给你们添麻?#24120;?#36825;样我真的过意不去。”
    “如果不在这里逗留一阵,你又能去哪呢?”中年男子叹了口气,“你也不用?#38480;危?#25105;这么做是有私心的,单小小她们的天?#31216;?#24179;,但我能看出你的不凡,在庄里,?#19968;?#21147;所能及的保护你,?#19981;?#25945;授你一些魂力提升的?#35760;桑?#21482;希望待你日后实力大成,能替我完成一个心?#31119;?#21487;?#26376;穡?rdquo;
    “这……我尽力吧。”蓝羽琪沉默了一会儿,还是点点头,虽然她不明白为何此人不过初次见面,就如此看重自?#28023;?#20294;无论怎样,庄主都是她的?#35753;?#24681;人。
    见到蓝羽琪答应了,庄主也是松了口气,他在心里默默地回念着。
    其实他已经看到了蓝羽琪魂?#35745;?#37324;,柳二龙当年?#38180;?#22905;的信,也确定了对方的身份,只是为了不刺激到她的记忆,就没有说破。
    武魂殿……你们当年于陈某有恩,今朝我救了你们的人,这样也算是不亏欠你们了吧。

    第五十五章 宿命的相遇

    惊风飘白日,光?#25300;?#39536;流,不知不觉间,蓝羽琪来到这里一个月了。
    期间除了修炼魂力,以?#25226;?#20064;当地的语言,她一般都会和单小小她们一起玩耍,也正是由于和她们不断的相处,蓝羽琪的性子渐渐变得开朗起来。
    她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未完成的事,完全融入了庄里的生活之中,而她的魂力,也?#37027;?#25720;到了魂圣的门槛。

    夕阳的余晖洒在海面上,像镀上了一层金?#21360;?#26395;着一览无际的大海,有时?#20132;?#22914;?#25285;?#26377;时凶猛如狮。
    蓝羽琪漫步在海岸边的沙滩上,她举头张望,海阔,天蓝,?#26007;?#28023;天相连。红日悬挂在天空,让她凝神遐想。
    “你知道吗?我最?#19981;?#30475;海了。”单小小挽着蓝羽琪的手,有些雀跃道,“因为海是无边无际的,它给我一种向往!天天窝在庄里,我都快烦死了!”
    “哦。”蓝羽琪漫不经心地答应着,不知道为什么,她?#28304;?#28023;有种厌烦的感觉,或许,它曾给自己带来过痛苦?
    摇摇头,蓝羽琪觉得思绪又开始混乱了起来,脑海中?#21069;?#30340;混沌,?#36335;?#26377;什么不愿回想的往事似的,她暗暗叹了口气,心道还是不要勉强自己好了。
    “呀,天色这么晚了,我都给忘了!”单小小突然想到了还没完成的功课,不由得小脸通红,她道,“羽琪姐你?#21364;?#22312;这里吧,我得帮庄主采药,要是太晚了你自己回去吧!”
    “嗯。”蓝羽琪点点头,反正她也没什么事,一个人?#21670;?#20063;好。

    “即使前往的彼方激烈地吹着干涸的暴风
    ?#28784;?#36816;出魂技,我便立即掌握了节奏
    谁也不会相信我具有令人羡慕美貌的同?#24065;?#25317;有惊人的力量
    无论怎样的对手,我都心无畏惧
    衣衫随风飘荡
    这也想做,?#19988;?#24819;做
    随心所欲地继续我的旅途
    严酷的每一天,欢笑着渡过
    ?#19988;?#24819;要,这也想要
    这是女孩子的贪婪
    生活是美妙的
    不能白白错过“

    一道女声悠悠传来,娇中带着几分傲,柔中夹着几分?#27169;?#20045;一听去,似黄莺出谷,鸢啼凤鸣;再一听去,却又如潺潺流水,风拂杨柳。
    蓝羽琪停下脚步,望向地平线的那边。
    迎面走来的女孩,一身青衣,一对水灵大眼睛显得格外可爱,动人的脸?#19976;?#38544;隐间还?#21670;?#19968;?#24656;?#23273;与天真,在夕阳的?#25214;?#19979;,她的气?#21097;?#19982;这里的环境相得益彰。
    不知道为什么,在看到她的一瞬间,蓝羽琪心里顿时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,?#36335;?#26159;宿命的相逢一般,让她感到心惊肉跳。她可以肯定,自己是第一次见到此人。

    “这是什么歌?#31354;?#30340;很好听。”蓝羽琪有些感慨道。
    “你不知道?”青衣女孩淡然一笑,“这么?#25285;?#20320;不是当地人了?”
    “?#29275;?#36825;和这首歌有什么关?#25285;?rdquo;
    “当然了,这是歌颂雅神的歌,她是仙域信奉的神明,?#33268;?#19968;生,据说?#28216;?#36755;过,”,顿了顿,女孩?#20540;潰?ldquo;而她的神祇,就是胜利之神,这首歌名,叫‘胜利是为我而存在的’!”
    “一生没有输过吗?那的确是了不起。”蓝羽琪叹道。
    “?#29275;?#25152;以很假对吧?”女孩摇头轻笑,眼底里闪过一丝不?#36857;?ldquo;我只是?#19981;?#36825;首歌而已,那个什么神我是不信的!”
    “这样也很好啊。”蓝羽琪回道,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,她感?#25509;行?#22855;怪,虽然无端揣测他人不太好,但防人之心不可无,不知为何,她总觉得此人不简单。

    “你来?#38405;?#37324;,是大陆的人吗?”青衣女孩又问。
    “嗯。”
    “来这里干嘛?”
    “不知道……莫名其妙就来到了这里,?#19968;?#19981;去了,也想不起来,发生了什么……”
    “???”
    青衣女孩柳眉微皱,她沉默少顷,?#20540;潰?ldquo;那你不想回去?”
    蓝羽琪一怔,道:“想……可是怎么回去?”
    “我要去抑灵仙域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    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
    “一个可以变强的地方!”青衣女孩的眼睛?#36335;?#20142;了起来,“?#28784;?#26377;了力量,哪有办不到的事呢。”
    “是吗……”蓝羽琪想了一下,没有立刻答应。
    青衣女孩沉默少顷,道:“我再过不久就要动身去那里,一个人感到怪不安全的,本想找个伴的……你要是改变主意了,明早就来这个海滩找我吧,我名叫薇?#20445;?#19981;要忘了哦!”
    “?#29275;?#22909;。”

    待得蓝羽琪走后,那名叫薇薇的女孩默默地走到树丛阴暗的角落,三千青丝随意披散,隐隐间,有着金色流辉弥漫而开,她的发色和瞳色,?#39592;?#28982;发生了改变。
    “确定了?”周围没有人,一道声音却是突然在她心中响起。
    “?#29275;?#22905;不是当地人,出现在这里应该是巧合。”薇薇对着虚无处点点头,声音再没有了刚才的温婉,反而是充斥着一种魔力,她冷笑道:“想不到,我追查风泠王国的漏网之鱼到这里,居然能意外碰到一个来?#28304;?#38470;的故人!”
    “你?#40092;?#22905;?”
    “萍水相逢罢了,当年大?#33050;加觶?#36807;了一招,吃了点亏,”薇薇撇撇嘴,道,“但是在这个南域,就是我们的天下了,呵呵,?#19968;?#30495;想迫不及待地教?#21040;?#35757;她呢!”
    “可是,大陆的魂师,来这里做什么?”虚无中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难道……”
    “不,她应该是自己来的,她和我的真正实力差距太远,我一下就能看透她。”薇?#24065;?#22836;说道,“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,?#25512;?#22905;魂帝巅峰的实力,怎么可能?#32557;?#37027;道天?#30504;?#21363;便是我上?#20301;?#26469;,也要动用森罗凝穴之法,才可以啊!”
    “或许是传送阵之类的吧,要不然就是魂力爆炸引起的异次元震荡,?#30007;?#26469;到了这里。”
    “管她怎么来的,我要定了她。”薇薇狡黠地一笑。
    “猫捉老鼠的游戏吗?我的薇?#30340;?#21345;宝贝,每当发现猎物,你总是如此。”
    “呵呵,不说这个了,我有个一石二鸟之计,这几天我调用一点兵力,没问题吧?”
    “唉,随你吧,又有一群忠贞的信徒,成为了你复仇的祭品,魔女为祸的计划又成天执行。”
    “这不好吗?距离实现我们的梦想,?#33268;?#20102;一步。”
    ……

    蓝羽琪离开了那个海滩,独自一人向回家的路而去。
    此时正?#21069;?#26202;,夕阳普照大地,过了海滩,便是一片?#24544;埃?#31354;旷而少有人烟。只有一条古道,不知曾经被多少古人今人踩过,在这片原野之上,?#25163;?#21521;前延伸而去。
    蓝羽琪没有凭借魂帝级别的魂力加速前行,而是一个人默默地走在古道之上,刚?#24222;?#37027;名叫薇薇的女孩的对话,稍稍引起了她内心的涟漪,虽然她没有直接答应薇?#20445;?#20294;此时此刻,只有她独自一人的时候,却仍是忍不住地问自?#28023;?#19968;直待在庄里,真的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?
    ?#21670;牛咦牛咦?hellip;…
    夕阳下,古道上,满怀心事的女子,忽然停住了脚步,仰首望天。
    那天是橘红的,高高在上,看去竟是那样的高不可攀。
    蓝羽琪怔怔地看着,嘴角轻轻动了一下,柳眉微皱,低低的,向着天空,轻轻道:
    “我究竟……要干什么呢?”


    完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漫评

    扫一扫,下载APP

    pc28 5.0倍刷回水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