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游客

    游客

    • 钻石 钻石 0
    • 金币 金币 0
    • 推荐票 推荐 0
    • 月票 月票 0
    • 书架
      收藏漫画

      主人,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~

      去找找漫画
      • 加载中......
      全部收藏 0
    • |
    • 历史
      • 加载中......
      历史记录 0
    下载APP

    扫一扫 下载APP

    当前位置 : 看漫画 > 文字 > 同人文 > 【斗罗前传】十丈红尘9

    【斗罗前传】十丈红尘9

    2017-10-18 11:54
    来源 网络
    点赞0
    阅读3129

    炎炎的太阳,高悬在世界的当空,红光如火箭般射到这片荒郊野外。

    第三十五章 客从?#26007;?#26469;

    炎炎的太阳,高悬在世界的当空,红光如火箭般射到这片荒郊野外。
    大风镖局的马车已经停在这里好一会儿了,可却丝毫?#33618;?#31227;动半步。
    因为有人在劫镖,也有人在流血。
    流血的是仲风,仲风今年五十岁出头,一身魂王的实力,身为大风镖局的总把头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?他仲风又怕过谁?
    可是现在,他害?#38109;恕?/span>
    他身后的镖?#36947;?#26377;数万两白花花的银魂币,还有两大箱价值连城的珍奇珠宝。
    为了这些红货,仲风动用了大风镖局里最优秀的镖师,还请了结义?#20540;?#21387;阵帮忙,若这趟货被人劫了,大风镖局就会名誉扫地,甚至会被帝国查封,他们的老婆孩子就得流离失所受冻挨饿,大风镖局?#19981;?#28784;飞烟灭!
    而劫镖的,只是一个人。

    一道全身封裹在黑袍里,看不清楚样子的人影,静静站在道?#20998;?#22830;,他身上甚至连一枚魂环都是没有浮现而出,但他越是这样,越是给仲风他们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
    仲风的肋骨至少断了三根,膀子和大腿上的?#19997;?#27491;汩汩流血,痛楚难当,但他还是咬咬牙,勉强保持镇定。
    “好强的力量,好快的速度,还未请教,阁下高姓大名?”
    劫镖人淡淡一笑,他的声音似乎经过刻意压抑,听不出是男是女:“凡人蝼蚁,知道何用?我也就是想随便找个大陆魂师玩玩……你们倒霉罢了!”
    “你不是大陆之人?”被如此羞辱,仲风却并没有多说什么,因为确实技不如人,当务之?#20445;?#26159;想想该如何解决这件事,毕竟,?#28784;?#23545;方不是哪个大势力之人,大不了镖失人亡,大?#31227;?#20010;你死我活,家里的老小还会有别的?#20540;?#29031;顾!
    ?#28784;?#20154;还在,希望就在。

    劫镖人并未理会仲风的脸色,目光瞥了一眼?#21495;?#39037;抗的几人,缓步轻轻踏出,而就在其脚步踏出第三步?#20445;?#36523;体却是?#33151;?#19968;顿,豁然转头,森冷目光,直射一旁的巨树。
    “什么人?#23458;低得?#25720;的,给我滚出来!”劫镖人突然冷喝到,一股可怕的吸力便是暴涌而出,周在的巨树,在那吸力之下瞬间爆裂成粉尘,而一道身形,却是轻盈地闪过了所有的冲击波,?#20219;?#22320;落在地上。
    “刚好路过而已,别太高看了自己。”那人冷哼,似乎她本来?#37027;?#20063;很不好的样子,不是蓝羽琪,又能是谁?
    劫镖人爆发出一连串的尖锐笑声:“桀桀, 区区魂王蝼蚁,也敢这么?#28304;螅?#19981;知?#34013;?#23569;年不回斗罗大陆了,此次来游历一番,顺便看看故人,不想这几年来却?#24597;排?#35265;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!真是卑贱啊,不愧是最?#20599;?#30340;物种……人类!”最后一句话,说的极其低声,眼中隐?#20449;?#28779;,只不过没人发觉道。
    “你不也就魂帝的水平吗?”蓝羽琪沉默了一会儿,她的精神力远超常人,?#19997;?#20498;是发现了端倪,只不过对方为什么狂妄到不用武魂呢?
    劫镖人面色一肃,他有些奇异地打量了这个女孩一眼,不再言语。
    一阵风吹过,尘土漫天飞舞。

    劫镖人冷哼一声,却是不再废话,朝着蓝羽琪爆射而来,蓝羽琪躲都不躲,紫极魔瞳锁定对方,不过下一刻,一柄巨大的锤子出现在她身前,其上六环浮现,一把就挡开了攻击,唐啸出手了。
    “大陆魂师都这样,?#19981;?#20197;多打少。”劫镖人嘲讽道。
    “别废话了,真以为自己仗着实力劫镖,就很高尚,很正义吗?”唐啸不屑地笑了笑。
    “你又以为什么是正义?#31354;?#20010;宇宙整体的真理就是无常,没有所谓的绝对。你晋入魂帝,猎杀魂兽多少?如我杀你,你亦如魂兽。今天不过劫个镖而已,和你们至今为止的杀戮比起来,又算得了什么?”劫镖人喝道。
    “有一点我可以肯定,正义这个词汇是人类提出来的,自然也应该由人的出发点来给他定义,?#28784;?#26159;危害社会大多数人利益的事,就是非正义的。今天你劫镖,你可知道大风镖?#32622;?#20020;怎样的困?#24120;?#33267;于猎取魂兽,先等到魂兽们成长到有智慧,再跟人类谈判吧。”唐啸淡淡道。
    “你……!”劫镖人勃然大怒,刚欲发作,突然身子一震,似乎受到了什么?#35789;?#19968;般,全身剧烈的抽搐着。
    “其实,如果魂兽真的有智慧的话,我挺想知道它们的想法。”蓝羽琪若有所思,方才唐啸?#21069;閶月郟?#23436;全是站在人类的角?#28909;?#32771;虑的,他也真不愧是名门弟子,思想方正。
    “呵呵,你们境界太?#20572;?#19981;会明白的。”劫镖人冷笑着扫了他们一眼,旋即二话不说,跃入密林深处,转眼消失不见。

    栈道?#29616;?#21097;下了蓝羽琪、唐啸,以及那些由主角变成了配角的镖师们。
    “多谢两位侠侣仗义出手相救!”仲风走上前,双?#30452;?#25331;深深一拜。
    蓝羽琪俏脸泛红,微怒道:“我们不是那种关系!”
    只不过?#25628;?#19968;出,几个镖师却是笑而不语,仲风脸上有隐隐的笑意,一边笑一边用?#29992;?#30340;眼神看着蓝羽琪和唐啸,搞得两人十分尴尬。

    劫镖人身上的冷汗已湿透了内衣,他头?#20174;?#35010;,呼吸急促,心脏狂跳不已,猛的提起一股魂力已快用尽,这是魂技?#35789;?#30340;后遗症。他勉强保持意识,而前面的路……他?#33618;?#30475;到一片影影绰绰的?#37326;?#33394;景象,以及,一个?#23616;?#30340;房子。
    “到了!”劫镖人心头一喜,拼尽全力一头窜进木屋,在他就地打坐的瞬息,一只芊芊素手从角落里探出,轻轻按在劫镖人的身上。
    劫镖人打坐入定,黑色火焰弥漫全身,在其周围,还有一道道充斥着生命气息的莹蓝光芒弥漫,那是蓝银草的力量,可是又似乎不是那么简单。
    少顷,劫镖人似乎好受了许多,他一把将脸上的易容和蒙布摘下,露出了一张精致的面容,此人看似年纪和比比东相仿,雪肤滑如凝脂,蓝眸中冷意盈盈,金色的发丝随意披散,却是一名女子。
    “薇?#30340;?#21345;,你没事吧?”另一道女声传来,声音中充满着关?#23567;?/span>
    “如果说没事,?#24378;?#23450;是骗人的。”薇?#30340;?#21345;摇摇头,道:“这是森罗凝穴之法的?#35789;桑?#27599;隔半年就要承受一次,没想到这次发作这么快,幸好,还来得及!”
    语毕,薇?#30340;?#21345;缓缓从?#38470;?#37324;摸出一物,那似乎是一株植物魂兽,呈人参状,只不过?#32496;?#20102;鲜血,奄奄一息,“小?#19968;?#27809;事,阿银,它还有救!”
    “天呐,太好了!”阿银捂着嘴,感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    “你的?#29992;瘢?#23601;是我的朋友。”薇?#30340;?#21345;笑道,“举?#31181;停?#20309;足?#39029;藎?#20877;过不久,我就要回?#33267;?#20185;域了,不过我肯定会再回来看你的。”
    “……你对人类,真的,这么憎恨吗?”阿银沉默了一会儿,道。
    “我的事,你别管。”薇?#30340;?#21345;的眼神渐渐低沉下来,她憎恶地妮声道,“教会让我见识过地狱,就在这人世间,所以我也要让人类,见识我所建立的人间地狱!”
    “唉,冤冤相报,?#38382;?#20309;了呢?你当初选择化形,难道不是因为向往人类的世界吗?”阿银叹道,言语间有着惋惜,这薇?#30340;?#21345;三观略有不正,总想搞死人类,尤其是……也不知道当年受了什么刺激。
    “只不过方便我在人类的世界破坏罢了,待我达到化神期巅峰,就征服?#33267;?#20185;域,还有斗罗大陆!”薇?#30340;?#21345;说道,她语气十分平缓,?#36335;?#22312;叙述一个事实,“阿银,你心地纯洁,涉足人类世界,本来就很危险,所幸你们蓝银皇一脉的最高奥义是‘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’,即便遭遇不测,也可在四十九天后复活,任何人都杀不死你,如此,我?#38405;?#30340;安全倒是放心了一些。”
    “我们黑焰蝙蝠一族,没有你们的生命力,但身为黑焰女皇的我,?#28784;?#21160;用宗族秘法•森罗凝穴,就可以在有限的时间内,突破自然阻抗,发挥出接近未化?#38382;?#20840;盛时期九成的力量,普通封号斗罗亦拿我毫无办法。所以,能够化神的魂兽,或许也就只有我们了。”薇?#30340;?#21345;继续说道。
    “我没想过化神,只不过人类的世界还是有精彩和可取之处的,我想出来看看而已。”阿银苦笑,她知道自?#20309;?#27861;说服这个偏执的朋友,所幸随她去吧。

    第三十六章 变化

    时值夏至,草长莺飞,栈道两旁,树?#29616;?#21494;伸展,茂密得看起来像是?#34915;?#20102;一树的翡翠,让人舍不得移开双眼。
    栈道上人烟稀少,镖师们继续运着红货,以期完成任务。
    蓝羽琪两人早已扬长而去,不过用落荒而?#27704;?#24418;容或许更加贴切,刚才她们也就是正好路过,打抱不平而已,没想到那个总镖头出身的仲风是个?#19981;棟素?#30340;主儿,她们要是再不跑路,估计这会儿她的舌头已经打了二十个结了。

    “你这混蛋,刚才也不帮我解释一下。”蓝羽琪轻哼一声,略有不满道。
    唐啸却只是笑笑,没有说?#21834;?/span>
    蓝羽琪想了一会儿,眼里闪过一丝狡黠,旋?#27492;?#20174;魂?#35745;?#25106;指里取出一个破旧的花环,花环显得有些?#26893;冢?#22905;带在皓腕上,有些得意地炫耀道:“给你看个东西,寻疾也?#20449;叮?#36825;是我们小时候的信物~”
    “是吗?”唐啸依旧面不改色地笑道,“我知道你那妹妹比比东也有,当年的魂师大赛最终舞台她可是拿出来捏了好久,我当时还奇怪呢,然后她小宇宙就爆发了……这个应该是你们?#32622;?#38388;的纪念?#20998;?#31867;的吧?”
    蓝羽琪冷哼一声,她本意是想拿出来气一气这厮,好看他会不会一脸嫉妒的样子,没想到却一下就被对方给识破了,看来?#33618;?#21478;想他法。
    “这玩意儿虽然旧了点,但我还是看得出来,哪怕是刚做出来那会儿,也是?#31181;评?#36896;的吧。”唐啸看了蓝羽琪手腕一眼,道。
    “你敢说我手工差?”蓝羽琪顿时怒道,她真有一种恨不?#20040;匪蓝?#26041;的冲动,就算确是如此,也?#33618;?#37027;么直白的说出来吧?
    “额,原来是你做的啊?”唐啸愣了下,旋即挠挠头,歉声道,“你的暗器做的那么精致,真是难以想象,我还以为你又把你哥哥搬出来唬人了。”
    蓝羽琪?#27905;?#22068;,却是懒得多说什么了。
    夕阳西下,把栈道上的人影拉的老长。

    红日的余晖自唐啸身后照过来,给他的全身镶了一圈金边,就连他的头发都是金色的。
    唐啸转过身,继续朝前走,毛茸茸的狗尾巴草在手中一?#25105;?#26179;。
    “你在干嘛?”蓝羽琪?#27905;?#30528;,跟在唐啸的身后,看他低头摆弄着手里的狗尾巴草,不时还弯下腰从路边再拔两颗下来,不知道他在搞什么。
    “喂,你在弄什么啊?”蓝羽琪又问了一声,她在他身边探头探脑,不明白这几?#22969;?#33592;茸的青草能搞出什么名堂。
    “等一下,马上就好。”
    唐啸微皱着眉,神情专注地摆弄着手里的青草,似乎这几?#20204;?#33609;就是世间最重要的事情。
    “呼,好了!”
    唐啸满足地低呼一声,蓝羽琪立即伸过头去,看看到?#36164;?#20160;么东西让他捣鼓了这么久。
    小巧的身体,胖乎的四肢,两只长长的、毛茸茸的大耳朵直立着。
    “这是……小兔子?”
    蓝羽琪瞪大了眼睛, 她没想到刚才那么专注、那么认真的唐啸,就是为了用狗尾巴草编一只草兔子?
    “?#21069;。?#26159;小兔子,”唐啸点点头,“以前学过,好久没?#20449;?#36825;个了,险些忘了怎么编……?#19981;?#20040;?”
    “额,”蓝羽琪怔怔地道。
    “那送给你吧!”
    “啊?”蓝羽琪愣住了,“这个……是送给我的?”
    “是呀,本来就是送给你的,”唐啸眯着眼睛,笑得一派温?#20572;?ldquo;这样方便你学习借鉴,提高手工水平。”
    “我去你妹的!别再拿这破事压我了,那草环我以后都不做了!”蓝羽琪立刻听出了对方的调侃,顿时怒道,换来的却是对方善意的笑颜。
    夕阳的余晖下,用毛茸茸的狗尾巴草编成的小兔子闪着碎金的光芒,显得圆润可爱,微风吹过,小兔子长长的耳朵随风轻晃。

    蓝羽琪在星罗城足足待了数天后,于翌日晚上回到了武魂殿。
    那?#38382;?#38388;,她和唐啸逛遍了星罗城,游览许多美景,吃了不少甜点,不知不觉间,那因老师逝去而始终闷闷不乐的女孩,正一点一点恢复?#37027;欏?/span>
    是夜,月光如水,天空繁星点点,颗颗如亮丽的钻石,散落在深蓝色的空际。
    蓝羽琪怔怔地发着呆,把玩着手中的草兔子,她有一瞬间的?#31168;保?#21776;啸的样子似乎已经烙进了自己的心里,深刻而隽永。
    老师已经不在了,爷爷事务繁多,小寻还在闭关,比比东也经常外出,家里最重要的几个人,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事情,那自己呢。唐啸对自己也蛮好的,自己真的能?#21171;?#20110;他吗?可是,现在的武魂殿和昊天宗……
    蓝羽琪?#19976;?#30524;,摇摇头,当日她已经听唐啸说过了,武魂殿和昊天宗现在的关系有些微妙,矛盾应该是?#21152;?#28023;神岛一役,具体是什么,他也不知道,只是他们昊天宗的老祖?#30629;浚?#33258;海神岛回归后,与宗主谈了一个时辰,之后?#25512;?#28982;而去,谁也不知道他去什么地方,去做什么。
    而武魂殿教?#26159;?#36947;流,似乎也是因为海神岛一役后,就有了些许改变,现在虽然还是担当教皇一职,但蓝羽琪明显看出来,爷爷已经有了隐退之意了。千道流和?#30629;?#26377;着不浅的交情,此番他二人的隐退,却是令得武魂殿和昊天宗的关系,产生了微妙的变化,这一点就连蓝羽琪都能隐约感觉的出来。
    “还是,先看一下吧。”蓝羽琪轻叹,?#20599;?#22320;自言自语道。

    死亡?#25239;齲?#26159;武魂殿历代殿主安眠之地,也是每一任接班人成为教皇前的考验之地,当千道流允许千寻?#27493;?#20837;此处?#20445;?#23454;际上就是默认了他的地位。
    其?#30331;?#36947;流也暗示过蓝羽琪,让她晋入此地和千寻疾一同闭关修炼,只不过她当时拒绝了。
    昏暗的天空,幽寂的?#25239;齲?#36825;里到处充斥着压抑。
    “东儿……”死亡?#25239;?#26368;深处,一道挺拔的身影盘膝而坐,金色长发披散,隐隐遮住了冰蓝色的瞳孔,显得有些骇人,?#19997;蹋?#37027;男子?#20599;?#22320;?#32531;?#30528;,?#36335;?#22312;承受着什么剧烈的痛苦。
    在男子打坐之地不远,一处静谧的?#20540;兀?#19968;道身着金色刺绣供奉服的老者,隐身在?#20540;?#38452;影处,他冷冷地盯着千寻疾,眼光中有着奇异之色闪动。
    “千道流啊千道流,你自知儿子争不过我,就打算让那个蓝一门的后人来顶一下?呵呵,为了牵制我,你居然会收?#33618;?#27585;灭的下四宗后人为?#20260;?#22899;,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,只不过,经过海神岛一役,我看你还能活多久?你死后,待我弄死那妮子,再弄死你儿子,武魂殿,就是我的了!”

    第三十七章 前往杀?#23616;?#37117;


    落叶知秋,情谊如酒,风渐凉时有喜却无忧。岁月流走,蓦然回首,?#33618;?#26102;间一晃而逝。
    这?#33618;輳?#21315;道流逐渐将事务交由鬼魅和月关两位长老殿资深成员共同打理,自己更多的是选择静修。
    这?#33618;輳?#34013;羽琪逐渐接受了唐啸的心意,两人的关系越走越近,他们花前月下,海誓山盟,?#19978;?#26007;到相知、相?#25285;?#22914;今经常一起游山玩水,虽然武魂殿和昊天宗隐隐有?#27426;?#30340;趋势,但却丝毫?#33618;?#24433;响到两人的世界。
    比比东不知道又去哪瞎玩了,千寻疾依旧在闭关,无论是武魂殿还是两大帝国都在正常运转,似乎一切都还是保持?#26049;?#26679;。
    只是,没有人意识到,风雨将欲来,一片肃?#24065;狻?/span>

    “杀?#23616;?#37117;?那是什么地方?”蓝羽琪小手被唐啸牵着,她疑惑地问道,方才唐啸说他有事要处理,需要离开自己一?#38382;?#38388;,这令得她略有不解。
    “我也没深入过,只是据宗门执事传来的消息,爷爷的气息似乎停留在过那个地方。”唐啸叹道,“爷爷他失踪数百时日了,至今未归,父亲担心他遭遇了什么不测,近年来都是不遗余力派人调遣,直到不久前在北方一个偏远的城镇隐隐发现了爷爷的踪迹。”
    “那你们宗门长老怎么不亲?#36828;?#36523;,反而是你去?”蓝羽琪笑道。
    “除了我想亲自去找回爷爷以外,还有一个原因,那里似乎对魂师有特殊的限制,应该是结界或者领域的压抑,魂师在那里无法使?#27809;?#29615;的力量。”唐啸有些无奈的说道,“所以去那里的人,反而是我和昊弟最为?#40092;省?rdquo;
    “那样岂不是很危险?”蓝羽琪黛眉微颦,?#33618;?#20351;?#27809;?#25216;,如同废了魂师双臂,甚至犹有胜之。当下她?#20540;潰?ldquo;我同你一起前去如何?#31354;?#26679;咱们彼此也有个好照应。”
    “不行!那个地方很危险,而且很……恶心!你去了会受不了的。”唐啸脸色一板,语气出奇的严肃,“琪子,我处理完这件事,就会回来陪你。”
    “有什么关系?我这是关心你,你这么激动干嘛?”蓝羽琪有些生气了,她一直认为多情和软弱是女性魂师的大敌,无论前世今生。所以她一直自立自强,不依靠别人,哪怕现在她寻到了一个可以陪自己走下去的人,如果她以后什么也不做了,岂不是否定了自己之前二十二年的人生了吗?

    “我这是为你好……你为什么?#33618;?#22810;依靠我一点呢?”唐啸皱了皱眉道。
    “阿啸,我觉得,你对女子存在一定程度的偏见,”蓝羽琪轻轻地摇摇头,道,“假如我也像某些不上进的女子一样,你还会对我另眼相看吗?你?#19981;?#25105;,不就是?#19981;?#25105;的个?#26376;穡考?#22914;我们真的在一起了,以后我就依靠你了,那时间久了,你不会觉得我很烦吗?”
    “怎么会呢,你就是你,我只是希望你能多放下一点,不要……再去拼了。交给我就行了!”唐啸叹道。
    “你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包揽吗?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我可能会觉得你真的是一个负责的人,会为?#19981;?#30340;人做什么,”蓝羽琪语气平缓而坚定,“但是我是一名魂师,而且我的心很大,这样跟在你的身边,我会没有存在感,永远依靠你的力?#23458;?#21069;走,是没有成长机会的,你别再废话了,你不带我去杀?#23616;?#37117;,我就不理你了!”
    “好吧好吧,姑奶奶我怕你了”唐啸苦笑道,“但是进了杀?#23616;?#37117;你必须时刻跟我在一起,免得遭遇不测。”

    翌日,武魂城,教?#23454;睢?/span>
    “你要去杀?#23616;?#37117;?你真想清楚了?”千道流静静地看着面前的蓝羽琪。
    “是的爷爷,羽琪想了很久,好不容易才打听到这么个地方,”蓝羽琪坚定的点点头,“以我的天?#24120;?#22914;果?#33618;?#20877;做突破的话,终其一生都达不到你们的境界,据说杀?#23616;?#37117;是很好的历炼之地,为了武魂殿,我愿意冒险。”
    “你还想着向波塞西复仇吗?你为?#25105;?#22914;此执着呢,”千道流的脸色柔和了许多,“其实,你不需要这样做的,你已经十分出色了,到那里?#22303;叮?#21738;怕是你,也很有可能回不来,跟寻疾在死亡?#25239;?#38381;关修炼,不也是很好吗?”
    “爷爷,您别说了,我意已决,您就答应?#37326;傘?rdquo;蓝羽琪轻声道。
    “琪子,在你身上,我看到了武魂殿未来的希望,好吧,我同意你去,”千道流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不过你记得要把比比东也带上,那妮子这?#38382;?#38388;不知道在做什么,魂力也不见长进,是时候和你一起去历练了。你记住,无论如何,你们必须要回来,明白吗?”
    “嗯!”
    ……

    此行一共是五人,蓝羽琪带着比比东,唐啸则是和弟弟唐昊一同前来的,带领他们的是昊天宗的烈阳长老,他们一?#27605;?#21271;走,不知不觉间,空气渐渐变得冷了起来。只是他们依旧循着?#37066;?#37326;路前进。
    风餐?#31471;?#36807;后。
    前方是一座小镇,看上去不大,但?#25214;?#36367;入,众人却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?#27490;?#30340;,蓝羽琪说不出为什么,但总觉得周围的人身上都有一种特殊的寒意。他们来到小镇中一间酒楼走了进去。
    酒馆内的空气十分浑?#29301;?#25152;有的装饰都是黑色的,外面虽然?#21069;?#22825;,可一走进这里,却就有一种阴冷的感觉。
    此?#20445;?#37202;馆内大约坐了三成左右,虽然这里空气浑?#29301;?#20294;却很少有人说话,所以显得十分安静。
    一行五人的到来吸引了不少目光,大多人都是带着些许玩味注视着他们。

    “姐,我讨厌这个地方。”比比东沉默了一会儿,轻声道,自己被强行抓来历练,这令得小姑娘心里略有不喜。
    “没事的东妹,你跟着我就好,我会保护你。”蓝羽琪苦笑,她根本没说过要带比比东过来,这?#30475;?#26159;爷爷的要求啊。
    “琪子你不是说,老是依靠别人对女性魂师的成长不好吗?”唐啸见到这?#33618;唬?#24525;不住调笑道。
    “擦,这不一样好吗?我们是姐妹,和你们不同!”

    第三十八章 阴暗的世界

    “老夫最多送你们到这里,杀?#23616;?#37117;的入口就在这个酒店,你们多保重。”四人在角落处找了个位置坐下,稍作休息,那名护送的昊天宗长老淡淡道。
    “烈阳叔,?#37327;?#20102;,剩下的交给我们就好。”唐啸说道。
    烈阳点点头:“记住,进入杀?#23616;?#37117;,你们能依靠的只有自己,除了你们四人,不要相信其他任何人,因为那里没?#20449;?#21451;和伙伴,只有敌人。取得地狱杀戮场的年度冠军,或许就有老祖的线索了!”

    循着指示,几个人绕过酒馆吧台,吧台下方是巨大的破洞,阴冷的寒风从洞穴下吹拂而上,那里就是杀?#23616;?#37117;的入口了,唐啸率先纵身下跃,其他人迅速跟上。
    这里是一条长长的甬道,向下斜斜?#30001;歟?#36716;过一个弯,前面隐约有光亮传来,那是一扇开启的门户,门户另一边,有生命气息存在。
    漫步向前,蓝羽琪隐约听到了?#24615;?#30340;声音,当她们走出甬道的时候,看到的是一座黑色的城市,厚实的黑色城?#37066;?#20026;宽阔,城市的上空,悬挂着一颗紫色月亮,月亮很?#20572;?#20284;乎距离地面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,再向上看,所有的一切都是黑色,就像是黑夜一般的存在。
    漆黑的城门,给人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,巨大的城门上,高悬着杀?#23616;?#37117;四个大字,门前,两排黑甲武士静静的站在那里,几名面罩黑纱的接待者?#27704;?#38754;走了出来。
    跟随接待?#21670;?#20837;城内,蓝羽琪她们看到的,是一片蓝紫色的世界,?#20540;?#20004;旁悬挂的照明灯,都只有这两种光芒?#22836;擰?/span>

    “我们直接去地狱杀戮场,外面没有意义。”唐啸平静的说道,“琪子,小东,待会儿进入内城你们闭着眼睛,我和昊弟带着你们走完那段路,别问为什么。”
    蓝羽琪黛眉微颦,虽然这里的气氛很不好,但也没到令人受不了的地步吧?难道内城……她看着唐啸那严肃的眼神,也是自知不好再问,?#33618;?#28857;点头,比比东见到姐姐答应了,也没说什么。

    一行人走了足有大半个时辰,来到一堵城墙前,这座城墙并不高,最高处也只有十米左?#25671;?#22478;门大开,没有任?#38382;?#21355;存在,只是脚步?#25214;?#36827;入到内城之中,唐啸直接就伸手遮住蓝羽琪的视线。
    蓝羽琪绝对信任唐啸,所以也并不抗拒,她伸手拉着比比东,虽然视线受阻,但还是听到了许多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,途中经过的走廊,不绝的响起各?#32440;?#22768;,淫糜?#23545;?#30340;喘息、撕心裂肺的痛苦低吼、悲伤的饮泣哀鸣……
    蓝羽琪只觉得心跳的好快,虽然看不到,但不妨碍脑补,那些人究竟遭受到何种折磨,叫出如此悲鸣的环境有多惨烈……她能感觉到比比东的小手也在颤抖,她咬咬牙,抓着比比东的手扣得更紧了,现在只求能快点走完这段?#35199;?#33324;的路。
    “前面就是地狱杀戮场了,杀?#23616;?#37117;的核心所在。”
    少卿,在接待者的带领下,他们来到一个特殊的建筑,建筑呈现为不规则的锥形,下方面积最大,越向上会随之收窄。到了差不多距离地面三十米的高度,才保持同样的直?#26029;?#19978;?#30001;歟?#19968;直到五十?#20303;?#23427;给人很压抑的感觉。
    “好了,我们到了。”唐啸移开了挡在蓝羽琪视线的大手,他的声音略微有些怪异,似乎在强忍着什么。
    蓝羽琪好奇地打?#31354;?#22320;狱杀戮场内部,没有任何隔离,外围是一圈圈的看台向上?#30001;歟?#19979;面是一片直径上百平米的巨大空场。此?#20445;?#35266;战的人并不算很多,偌大的场地只坐了不足三成,场地内,一声声惨叫正不断响起,一共十个人,已经有七具尸体,就剩下最后三个人在为了生存而搏斗。如果不是经历海神岛一役,如此直接暴力的血腥场面,蓝羽琪自问可能自己就受不了了,更不要?#24403;?#27604;东,看来带她来这里根本就是个错误。
    “大哥,我去那边吐一下。”唐昊捂着嘴,似乎再也忍不住,跑到地狱杀戮场的角落,大吐特?#38109;似?#26469;,他倒不是因为这里的杀戮,而是因为刚才的内城,那里的场景太过疯狂……
    “嗯。”唐啸点点头,他是第二次来这里,多少能承受一点,但还是很勉强,他对着蓝羽琪和比比东有些严肃地说道,“内城那扇门,你们千万不要去碰,你们受不了那里的,哪怕只是一眼,都能造成?#19976;?#24515;里阴影。”
    “这么……夸张吗……”蓝羽琪俏脸微微苍白,她点点头。
    “在这里,取得地狱杀戮场百战胜,走过地狱路,就能取得杀神领域,此行的历练也就结束了,当然了这是对于你们而言的。”唐啸凝重地说道,“我和昊弟还要在地狱路寻找爷爷的踪迹,不过这都是后话,地狱杀戮场完全?#33618;?#20973;借自己的力量,你们撑不住了来找我,我带你们离开这里。”
    “别说了,你赖不掉我的。”蓝羽琪深深吸了一口气,旋即轻轻地笑了,她的笑容,在这充满死气的地方,就像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白?#28023;?#30475;得唐啸都呆了呆。
    杀?#23616;?#26053;,从这一天开始了,在这阴暗的世界中,在这充满血腥和堕落的世界,他们不但要获得一场场胜利,还必须要活着走出去。
    ……

    进入杀?#23616;?#37117;一个月后,蓝羽琪杀掉的堕落者就已经超过了三位数,在这个地方,可怕的不是地狱杀戮场内的敌人,而是?#28909;?#32467;束后,在自己最虚弱?#24065;?#38754;对的不断偷袭,所幸这里不妨碍暗器的使用,所以她?#30475;?#37117;是凭借孔?#38548;?#24178;净利落的直接秒了对手,然后低着头走下舞台,回到休息地运转玄天功,以此保持自身意识不受影响。
    这?#38382;?#38388;以来,每当杀戮结束,他们同行的四人总要聚在一起,互相帮助,驱散血腥气息的影响,因为不这样,很可能他们就会被这里的气氛侵蚀到发狂。
    蓝羽琪曾经出于好奇,偷偷去开了那道通往内城的门,朝外面看了一眼……就是这一眼,令她吐得死去活来,差点昏死过去,因为那场面太疯狂了,太可?#38109;?hellip;…后面若非唐啸及时赶到,拼命?#21442;浚?#22905;现在已经没有留在这里的勇气了。
    为了保证比比东能?#35805;?#20840;通过,同时尽量减少心理压力,蓝羽琪?#30475;未?#23436;杀戮赛,都会立刻把孔?#38548;?#20132;给比比东,她认定以比比东的性格,根本不可能受得了这个鬼地方,身为姐姐,自己必须尽力照顾她。

    第三十九章 罗刹的魔盒

    无尽的黑暗中,没有光明,没有一丝?#23649;?#21482;有恐惧迷惘在耳?#20185;?#21535;。
    比比东莲步轻移,她昔日会说话的一对眸子,?#19997;趟?#24432;显的却不是她的天真无?#21834;?#21892;解人意的特?#21097;?#32780;是一份深沉的?#24742;!?/span>
    她终?#35830;?#21040;了这个地方,这间祠堂,无论是蓝羽琪还是唐啸?#20540;埽?#37117;没有意识到,当她第一次晋入地狱杀戮场的时候,就隐约听到了召唤的声音,只不过那时她以为是幻听,所幸没有理会。
    那是他们报名参加地狱杀戮的第一天,姐姐刚刚?#28216;?#21488;走下,她很疲惫,但还是咬咬牙坚持,接着她把手中的?#23616;?#22278;?#27493;?#32473;了自己,她说,东妹,别紧张,扣动扳机,一切就结束了,然后回来,我等着你。
    比比东沉默了一会儿,没有拒绝,她已经长大了,骨?#27704;?#36824;是希望姐姐能不要太?#28814;?#24049;当小孩来看,但是为了姐姐,她还是没有多说什么。
    快要到舞台的时候,那道召?#25509;?#22312;心中响起了,而且愈来愈强烈,?#36335;?#26159;源自自己的武魂一般。比比东犹豫了一下,却?#21069;?#25466;不住内心的奇异感觉,不由自主地追随那道声音,少顷,她来到偌大的一片空地上。
    这里矗立着一座昏暗的殿堂,四角飞檐,琉璃瓦顶,漆黑的门牌柱子,一阵阵的轻烟,从深邃而显得有些阴沉的殿内飘出,从外面看去,只见里面烛火点点,更有长明灯微微摇?#21361;?#24748;?#37326;?#31354;。
    “这是……哪?”
    比比东?#36335;鴆荒?#25511;制自己,径直走上了石阶,走进了那祠堂里,?#36335;?#21629;中注定。迈步跨进了高高的门槛,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顿时迎面而来,巨大的阴影从殿堂深处轻轻涌出。
    “?#36951;?#30340;话,姐姐会生气吗?”
    比比东在原地站了片刻,这才缓缓向里面最深处走了进去,随着脚步声缓缓起落,她脸上的神情,似乎也在慢慢变化。
    祠堂里非常安静,几乎听不到一点声音,只有比比东踏出的脚步声,回荡在周围寂静的阴影中。
    远处巨大的供桌后,无数的香火点点明亮,?#37027;?#29123;烧,转过了殿堂上最粗大的那根柱子,从?#30171;?#30340;?#28422;?#21518;走过,她终于停下了脚步,眼前是一块空地,地上摆着三排蒲团,在蒲团的前面,放着一?#20598;?#22823;的供桌,正中的是一个略显诡异的盒子,比比东能感应到,那道召唤,正是来源于此。
    “这是什么……?”
    比比东看到那盒子的一瞬,内心之中立刻就产生了强烈的冲动,她的玉手不受控制的自行抬起,在手掌之间,流露出了诡异的绿色魔?#30130;?#20912;冷的气息一直通到全身……

    杀?#23616;?#37117;,黑暗而宽阔的房间。
    那是一张格外巨大的椅子,椅子上镶嵌着蓝、紫两色水晶。这些水晶勾勒成一个鼓楼状的形态,除了这张椅?#21448;?#22806;,这里的一切都?#21069;?#32418;色。
    “罗刹的盒子被人解封了。”阴冷的女声在阴暗中响起。
    “我知道,刚才便是有所感应。”一个高大的身影在那巨椅上坐下,在黑暗中,看不清他的相貌,?#33618;?#38544;约看出,这个人身材瘦长。
    “伟大的王,我们要不要开始接触她?那道魔盒,可是不知?#34013;?#23569;年,没有与人引起共鸣了。”
    “这个以后再说,共鸣者无需引导,我们出?#31181;?#22905;,反而会引来不必要的阻力。而且当务之?#20445;?#25105;必须先把这具身体彻底掌控,这个名为?#30629;?#30340;男子,虽然灵魂被我囚禁,但意志倒是颇为坚?#20572;?#20182;还是在冲击枷锁,我现在为了压制他,已经无力分心他事!”端坐在椅子上的高大男子沉默了片刻,嘴角扬起?#33618;?#38155;利的弧度,“修罗啊修罗,我不但把你的继?#22995;?#25488;死在胎腹中,还找到了自己的传?#22995;擼?#19981;知你现在的感觉如何?为了让我的传?#22995;?#19981;再遇到你的阻挠,在我超脱飞升之前可是特意迎向你的神念啊,这样杀?#23616;?#37117;也改变了,而我最?#30475;?#30340;神念,都封印在了祠堂最深处,哈哈,哈哈哈哈哈!”

    轰——
    最后一名对手,在蓝羽琪的孔?#38548;?#25915;击下,全身爆碎而死,?#33618;?#20102;,蓝羽琪终于完成了杀?#23616;?#37117;百战胜,此时?#19997;蹋?#22905;双膝跪在地上,大口、大口喘着气,上气不接下气。
    这?#33618;輳?#27515;在她手中的堕落者何止上千,?#21487;?#25481;一个人,她都会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杀气激增几分,而这些杀气也在无形中不断影响着自己。
    若非有玄天功温养,若非她修炼了紫极魔瞳,若非她心里还留有对老师的思念,若非是这里还有三名伙伴相助,她相信自己已经要撑不住了。
    其实,她根本不需要来这个地方,恐怕就连爷爷也不知道杀?#23616;?#37117;是这样一个充斥着堕落?#22836;?#29378;的地域,否则也不会轻易答应她前来历练。
    恐怕任?#25105;?#20010;女孩子,都受不了这样的环?#22066;桑?/span>
    可是,她还是坚?#33267;?#19979;来,只为了,能尽量给予他一些帮助。

    “恭喜你,年轻的杀神,我很高兴,今天见证了四名杀戮场?#31354;?#30340;诞生!”低沉尖锐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,地域杀戮场内的气氛顿时升腾到极致,因为半空中,一道血红色的身影正在从天而降。
    “杀?#23616;?#29579;,杀?#23616;?#29579;,杀?#23616;?#29579;……”呐喊声令堕落者们?#25226;?#20102;嗓子,可他们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。
    蓝羽琪心中凛然,她一手牵着比比东,目光朝着半空中那猩红色身影望去。
   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,全身都包裹在一件巨大的猩红色披风之内,苍白的脸色,一双完全血红的眼睛,身体从空中徐徐下?#25285;?#20284;乎根本不需要受到地心引力的限制。
    悬浮在半空中距离地面五米的地方,杀?#23616;?#29579;停止了下?#25285;?#20174;半空中俯视着四人,那低沉却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出现过的百胜,在四名年轻人身上展现了,他们凭借着自己?#30475;?#30340;实力和?#26893;?#30340;杀气,令你们颤抖,是吗?我的?#29992;?#20204;。”
    “是——,是——,是——”杀?#23616;?#29579;身上似乎有着一种独特的魅力,令所有堕落者在见到他之后都会产生一?#32440;?#20046;疯狂的崇拜。

    “伟大的杀?#23616;?#29579;,我们愿意通过地狱路的考验。”唐啸率先开口道,他?#32426;方?#38145;,从这个杀?#23616;?#29579;身上他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,但是又很陌生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    “你们要联手通过地狱路?”杀?#23616;?#29579;脸色陡然一变,“地狱路的可怖,恐怕你们并不知道,我希望你们能重新考虑,成为我的客卿。”
    “我们来这的目的,就是为了要走一走那地狱路,杀?#23616;?#29579;,请开启地狱路的入口吧,我们愿意一同通过这次的考验。”蓝羽琪沉声道,右?#32440;?#32039;扣着孔?#38548;帷?/span>
    有此神器在身,地狱路,纵使是刀山火海,又有什么好怕的?
    一圈圈淡红色的光晕从杀?#23616;?#29579;身上?#22836;?#32780;出,但还是缓缓收敛,他有心把除了比比东之外的人全部留下,但是他还需要留力控制这具身体。
    而且……
    杀?#23616;?#29579;眼角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唐啸和唐?#21804;?#22312;他的感知中,这两人与这具身体的主人有血?#20498;?#31995;……那么假若自?#22909;?#28982;动手,就很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?#24120;?/span>
    “?#28909;?#22914;此,那你们就走一走地狱路,地狱?#39134;?#20316;伴,也是一次不错的旅行。”
    浓浓的红色血雾从杀?#23616;?#29579;身?#29616;?#28982;?#22836;牛?#24222;大的气息?#30772;?#30340;蓝羽琪姐妹和唐啸?#20540;?#19981;得不飞快后退,一直退出数十米,才勉强能够承受的住。邪恶冰冷的红色波纹缓缓散开,几乎是几次眨眼的工夫,就已经蔓延到了全场。
    受到红光影响,那些堕落者?#36335;?#20687;是疯癫了一般,拼命抓着自己的脸、自己的身体……皮肤翻卷、鲜血四射,他们甚至连自己的内脏都从体内掏了出来,整个疯狂,直到生命的终结才停止。
    尽管蓝羽琪在这杀?#23616;?#37117;经历了无数场杀戮,可面对眼前这种大规模的?#26893;讕置媯?#22905;的俏脸还是不禁一片?#37326;祝?#22905;险些要?#38109;恕?/span>
    地面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道?#30142;郟?#34880;流注入其中,渐渐的,在地面汇聚成一个巨大的血红色?#21450;福?#37027;?#19978;?#34880;凝结而成的?#21450;?#31455;然是一只类似于鸟的生物,只不过看上去有些奇怪,并不像普通的鸟那么简单。
    突然,那?#33618;?#30340;眼睛亮了起来,蓝羽琪四人的精神力几乎在一瞬间就被搅得粉碎,庞大的红光冲天而起,瞬间将两人的身体席卷在内,周围的一切感知都变得模糊起来,只有杀?#23616;?#29579;那低沉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回荡。
    “祝你们在地狱路好运。”

    第四十章 通往地狱的路

    惊?#20303;?#38378;电、狂风、暴雨,似乎一直都在耳边呼啸不停,脑海中?#21069;?#30340;混乱,浑浑噩噩,似乎已经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了。只是在深沉的眩晕中,感觉到身旁似乎有人在说话,那话语声音颇为焦灼。
    ?#36335;?#26159;回荡在身边的声音,悠悠传来,将蓝羽琪从深深的?#35199;?#20013;?#21483;眩?#22905;清醒了片刻,旋即猛地睁开了双瞳。
    “这里……是在哪?”蓝羽琪开口问道,但是才说了一个字,便觉得喉咙有些疼痛。
    “姐姐你可醒了!”比比东吓了一跳,立刻转身看来,眼中有着喜色,她笑道,“这里就是地狱路了,你昏迷的最久,唐公子他们已经先醒来了。”
    “早听说过你有睡懒觉的习惯,今?#25214;?#35265;,果然不假。”唐啸有些打趣地笑道,在他旁边还跟着唐?#21804;?#30475;样子他们已经恢复了不少精力。
    “我……刚才好像陷入?#35199;世?#20102;,这是怎么回事呢,”蓝羽琪黛眉微颦,按理说她修炼有玄天功,又有紫极魔瞳的辅助,情况应该比这些人好一些才对,可是为什么……她沉默少卿,方才问道,“难道你们一点事也没有吗?”
    “懒人梦多呗……”唐啸抿抿嘴,却立刻换来蓝羽琪的怒视。
    “说起来,小东好像完全没有受到这里的影响。”一旁的唐昊突然开口说道,“她好像比我们所有人都还要清醒的早。”
    “是吗?”比比东有些讪笑道。

    四人很快振作精神,当务之急是先搞清楚这里的情况,再做对策,以备不时之需。只见放眼望去,血光?#31283;眨?#36825;里是一片阴?#20063;?#30340;血色修罗世界,一座座高大的石像巍然而立,全部都沾染着猩红的血光,连绵成片的石山,形状和恶魔的头颅异常接近,矗立在这阴森的地狱?#20998;校?#26080;尽地骨骸在漂浮,七、八座巨大的枯骨山高耸而立,滚滚而流的血河在石像、骨山下呼啸而过……
    除此之外,还有一条宽度不到一尺,仅能容纳两人同时站立宽度的细长小路通向未知的黑暗,而这也是他们所在山腹中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路。
    “我在前面开路,昊弟你断后,两位女生待在中间,我们先沿着这条路出去。”唐啸冷静地命令道,他是这里年纪最大的,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应?#26522;源?#23478;负责。
    “我跟你一起在前面!”蓝羽琪轻哼一声,晃了?#38382;?#20013;的孔?#38548;幔?#37027;意?#24049;?#26126;确,有此物在手,她才是?#28216;?#37324;的最大保?#24076;?#33258;然应?#26522;?#22312;前方了。
    唐啸看了她一眼,也是点点头,四人保持二一一的阵?#20572;?#32531;缓进发,前?#25509;?#24590;样的危险,谁也不知道,总之一切以小心谨慎为上。

    血光冲天,无尽的血色雾气在缭绕,阵阵腥风闻之令人欲?#21804;?#29481;红的血水,汇聚成?#21360;?#36941;地的残破肢体,?#32440;擰?#22836;颅,到处都是……那是千年来被困在地狱?#20998;形?#27861;走出的亡者的尸骸。
    一?#39134;希?#22235;位青年男女先后经历了石穴中成群蝙蝠的袭击,幽暗森林里碧鳞蛇的纠缠,种种艰难险阻,困苦重重,不过这些威胁也不算很大。
    在一路还算顺利的行程中,四人终?#35830;?#21040;一片不大的平地,整片土壤就像烧红的铁块一般,透发出通红的光?#21097;?#22235;周杂草丛生,森然?#26893;潰?#20805;斥着无尽的阴森气息。
    “嘭——”
    绚烂的七彩光芒略过,一道?#34013;境?#24456;快就爆成血雾,发出吱吱的叫声。
    “这地方真恶心,幸好有孔?#38548;帷?rdquo;蓝羽琪黛眉微颦,她心里很清楚,若非是凭借孔?#38548;?#36807;关斩将,她们一行人可不会这么顺利,毕竟这里无法使?#27809;?#29615;的力量。
    “你手里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儿?”唐啸忍不住问道,他实在是不明白,一个“外物”为何如此厉害。
    “你猜啊~”蓝羽琪掩嘴轻笑,对方的无奈令她心里略有美滋滋的感觉。
    气?#19976;?#24494;缓和了一些,事实上一路下来,他们都很沉闷,毕竟这地狱路的环境实在是太过压抑了,充满了死气。
    “大哥,这么找下去不?#21069;?#27861;,还是没有爷爷的踪迹。”唐昊突然开口道。
    “地狱?#20998;?#30340;情况千奇百怪,但这里是唯一可能的地方。”唐啸叹道,“算了,如是不可为,我们先走出去再说吧。”
    “说起来……我爷爷的寿?#25509;?#35813;快到了。”蓝羽琪突然接话道。
    “哦?教皇冕下么,那真是可喜可贺。”唐啸撇撇嘴,”上一次应该是十年前吧,我还记?#20040;?#27010;就是那时在庚辛城遇到了你呢。”
    “还有这事?我怎么不记得了。”蓝羽琪愣了下。
    “呵呵,在一个餐馆偏僻角落,听到你和你老师的对话……”唐啸笑道。
    “哦,我看那迈克尔欺人太甚,就想回去教训他,后来……”
    蓝羽琪在唐啸耳边轻声细语,唐啸闻言轻笑起来,全不知外人看来二人的姿态简直是耳鬓?#22235;ァ?/span>
    唐昊和比比东忍不住对望了一眼,随后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?#21361;?#30475;来他们是被喂了一嘴的狗粮了。

    突然,蓝羽琪只觉得右手传来一阵疼痛,虽然有玄玉手隔着,可那感觉还是很真实,?#36335;?hellip;…有什么东西,蛰了她一下。
    一道红色闪光,一闪而逝,同一时刻,她紧握着的孔?#38548;幔?#34987;?#33722;?#30340;抽飞。
    “什么东西?”蓝羽琪心里一跳,孔?#38548;?#21487;是她们四人的最大保?#24076;?#32477;?#33618;?#20986;意外!来不及多想,她直接对着孔?#38548;?#30340;方向使出控?#27978;?#40857;,一道磁场气旋迅速凝聚,然而还不待她?#20174;?#36807;来……无数道红色闪光,从四面八?#25509;?#29616;而出,迅速把孔?#38548;?#20987;飞,无数零件碎片,掉落在地上。
    “这里有埋伏?怎么可能?”唐啸脸色一变,下意识地横在蓝羽琪身前,昊天锤直接对着前方的数道红芒掷去。
    乌光与红色闪光相撞,爆发出一阵轰鸣,后者迅速遁入地中,消失不见。
    “可恶!”蓝羽琪气得咬牙切齿,再次?#20284;?#25511;?#27978;?#40857;,将残存的孔?#38548;?#25910;入魂?#35745;?#20013;,看那样子,要修复需要一?#38382;?#38388;,显然接下来的路会很危险了。
    “我们好像被包围了。”一直沉默中的比比东,突然出声提醒道,她的武魂是死亡蛛?#21097;?#23545;这些毒物有着来自同类的敏感。
    岩石下、枯木中、洞穴里,甚至是路旁一些死去的植物……陆陆续续地爬出了不少的毒物,其中有一只最大的,外形好?#23110;茫?#20840;身表面都是硬皮,瘦长的身体、鳌、弯曲分段且带有毒刺的尾?#20572;?#20307;黄褐色,腹面及附肢?#19976;?#36739;淡,后腹部第五节的?#19976;?#36739;深。
    “居然是噬魂魔蝎。”待得看清此物,唐啸脸色再变,这种魂兽乃是著名的“五毒”之首,极其?#26893;潰?#19968;旦中毒,?#19976;?#37117;难以排出体外,而且对方显然是具备不低的智慧,很可能是生存了数万年的魂兽。


    未完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漫评

    扫一扫,下载APP

    pc28 5.0倍刷回水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