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游客

    游客

    • 鉆石 鉆石 0
    • 金幣 金幣 0
    • 推薦票 推薦 0
    • 月票 月票 0
    • 書架
      收藏漫畫

      主人,不收藏漫畫怎么追更呢~

      去找找漫畫
      • 加載中......
      全部收藏 0
    • |
    • 歷史
      • 加載中......
      歷史記錄 0
    下載APP

    掃一掃 下載APP

    當前位置 : 看漫畫 > 文字 > 同人文 > 【斗羅前傳】十丈紅塵8

    【斗羅前傳】十丈紅塵8

    2017-10-18 11:48
    來源 網絡
    點贊0
    閱讀3477

    碧綠的海面,像絲綢一樣柔和,微蕩著漣猗。從船上看,煙波浩渺,一望無際。站在甲板上,那清爽潮濕而又帶著淡淡腥味的海風,吹拂著藍羽琪的頭發。

    第二十九章 進軍海神島

    碧綠的海面,像絲綢一樣柔和,微蕩著漣猗。從船上看,煙波浩渺,一望無際。站在甲板上,那清爽潮濕而又帶著淡淡腥味的海風,吹拂著藍羽琪的頭發。
    武魂殿和昊天宗聯軍,一行上萬人,浩浩蕩蕩的出發了。起錨后,他們很快駛離了港口,現在已經完全劃入大海,朝著目的地加速航行。
    “大海真的很美。”海風吹襲在身上,令得唐嘯心情暢快,他大笑道。
    “嗯~”藍羽琪捋了捋發絲,以示回應,因為庚辛城的事,令得她對唐嘯心生一點好感。不過她偶爾還會瞟向比比東那邊,明亮的眸子中流露出不解和困惑。
    “既然如此,你們武魂殿為什么還要進攻海神島呢?”唐嘯有些戲謔道。
    “……這又不是我能管得了的”

    海神島距離斗羅大陸有著不短的距離,因此眾人需要在海上過夜,無論早中晚餐,除了自備的一點干糧外,大都是以海洋生物為主,幾條簡單的海魚,用清水煮后配上一點青菜,雖然粗糙了點,倒也還算過得去了。
    約莫十天,眾人終于抵達了此行的目的地——海神島。
    遠遠望去,海神島上盡是一片綠色,這巨大的島嶼給他們的感覺就像是重新回到了大陸上,一眼看去,根本望不到邊際。島上生長著各種各樣的植物。空氣中帶有撲面而來的海的氣息,清新、溫潤、沁人心脾,風中隱隱有海的吶喊和呢喃。沙灘在陽光的照射下,潔白、細膩的宛如一顆顆小水晶般的沙粒會泛出銀光,初到這里,感受到的就是澄靜,海天一色,鷗鳥競翔。

    “進攻!”
    千道流和唐晨毫不理會海神島的美景,他們瞬移一般出現在半空,兩人一齊發出命令,幾乎同時,整整十八道魂環爆發開來,兩股極限斗羅的氣勢,浩浩蕩蕩地壓向海神島,令得整座島嶼都在顫抖。
    巨浪擊打著濤聲震響的海灘,卷起層層峰尖,一浪接著一浪沖刷,在海面上揚起水頭,然后飛瀉下來,沖蕩著灘沿,聲如雷震,水波倒卷,對著突兀的巖壁擊撞,迸射出四濺的浪花。
    海神島,變天了!
    武魂殿和昊天宗的聯軍,一隊接著一隊,蜂擁而至,開赴戰場;各封號斗羅帶著自己的部署,直撲對方而去。
    海神島也馬上有了反應,海魂師們成千上萬,紛紛暴掠而出,七大領主更是發出聲嘶力竭的怒吼,每人各自九個魂環爆發開來,持續不斷。
    兩軍相遇,激戰在屠人的沙場上,魂技和魂技激烈碰撞,魂師們競相搏殺,戰斗的喧囂一陣陣地呼響:被殺者的哀叫,殺人者的呼聲,泥地上碧血殷紅。如同冬日里兩條飛馳的激流,從山上猛沖而下,直奔溝谷,浩蕩的河水匯成一股洪流,挾著來自源頭的滾滾波濤,飛瀉谷底,聲如雷鳴——他們就是以這樣的聲勢,兩軍相搏,喊聲疊起。
    龍叔他們分別找向了對方的領主,雖然聯軍封號斗羅數量較多,但在對方主場,魂斗羅級別的海魂師就可以有效拖住己方的封號斗羅,這也令得戰局有些焦灼。海魂師和陸地魂師,像餓狼一樣,互相撲擊,人沖人殺,人死人亡。眾多的魂師躺倒在泥塵里,尸身毗接,頭臉朝下。

    這種場面,實在是太過瘋狂血腥,這么多人戰死,之前從來就沒見過。不論是藍羽琪還是唐嘯,此刻都說不出話來,雖然他們在后方的船只上,隔著很遠,只能看到遠方沖天而起的火光,炮火轟鳴,硝煙彌漫,遮云蔽日,但還是難以接受。而玉小剛已經站起身來,用身體擋住比比東的視線,不讓她看到戰場。
    “這就是戰爭……”藍羽琪面色微微有些慘白,雖然隔著遠,但不妨礙她腦補現場,火光沖天,普通魂師根本就活不下來。
    “你們武魂殿挑起的……”唐嘯的聲音略微有些怪異,仿佛在忍耐著什么。
    “你們不也是幫兇嗎,干嘛老說是我們?”藍羽琪有些微怒,趁著話題不對,可以轉移注意力。
    “還不是你們求我們的。”唐嘯無賴地撇撇嘴道。
    “你說什么?”藍羽琪有些生氣了,剛想和唐嘯斗嘴,一道浩瀚的聲音突然傳入了她耳中:“琪子,等下我們差不多攻占了島嶼,你們再上來。”
    藍羽琪愣了下,旋即朝著遠處點點頭,以示回應,她聽出來那是千道流的聲音。是了,反正主戰也不需要自己,那就待在船上坐等結果吧。

    轟轟轟——
    瘋狂的爆炸聲,彌漫在海神島的每一個角落,硝煙四起,魂師們奮不顧身往前沖,鮮血如鵝毛般四處飛濺。轉眼間,這座島嶼,超過七成的面積,已經被聯軍攻占而下。
    海神島的領主們固然厲害,憑借圣柱的力量,九十五級以下的封號斗羅根本不是對手,而最強的海龍更是兇悍無匹,他的第九魂技就連三位普通封號斗羅都難以抵擋。
    可惜,聯軍這邊的千道流和唐晨實在太過變態,他們兩人直接撕破了整個海神島的防線,無人能敵,千道流更是隨手重創了海龍,若非圣柱保護,海龍就直接戰死在原地了。不多時,兩人已經深入腹地。
    “我們直接登陸吧,戰場好像打掃干凈了。”藍羽琪說道,她已經再次收到了爺爺的逼音成線,顯然,聯軍進攻的相當順利。

    在一名紅衣主教的帶領下,一行人陸陸續續踏上海神島,他們這群人主要是來觀光的。藍羽琪和唐嘯走在一起,比比東和玉小剛則落在了后面,似乎是故意的,玉小剛明顯在安慰著比比東什么。
    “那家伙到底是哪里吸引到東妹的啊?”藍羽琪瞟了后方一眼,忍不住附在唐嘯耳邊道。
    “呵呵,人不可貌相,以后你就知道了,玉小剛可是主攻魂師理論方面知識的大師。”唐嘯說道,他低垂的眼睫卻擋不住戲謔的光芒,“而且,你也不能去打擾熱戀的小情侶,是吧。”
    “熱戀?就東妹那智商……”藍羽琪有些忍俊不禁道,不過她想了一下,又覺得唐嘯說的有點道理,反正不管怎樣,比比東至少現在看起來很開心。身為姐姐,她清楚的知道,比比東那因為武魂而自卑的心,想必那玉小剛是可以接受這點的吧。

    四周彌漫著沖天的戰火,但也可以看出來,此處原本景色優美。滿地的鮮血,染紅了整個大地,想來這里剛才是尸山血海,但已經被人打掃干凈了,否則千道流也不會讓她們輕易上島,以免嚇著。
    “看這形式,聯軍踏平海神島是遲早的事了。” 藍羽琪用衣袖抹抹額頭的冷汗,抬頭看看照耀著紅色土地的紅色太陽,輕聲道。

    眾人不知不覺間走了不短的距離,越來越深入了這座海神島,一處陰冷的樹叢,一雙雙充滿血絲的雙眼,死死盯著眾人,眼中流露著強烈的恨意。
    戰爭留下的是鮮血、是落寞、是毀于一旦的家園、更是永遠無法彌補的傷痛。
    而就是這些來自大陸的魂師,破壞了自己的家園!親人慘死,房屋毀壞,這一切,都是這群畜生帶來的!

    第三十章海神斗羅的憤怒

    “唰!”
    一道破空聲,仿佛憑空出現,一下就洞穿了最前方那帶隊的紅衣主教的身體,主教的臉突然扭曲,本來很小的眼睛已經凸了出來,嘴里不停地冒著血泡泡,似乎想說什么,卻已說不出來。
    空氣,仿佛瞬間凝固了。
    “小心,這里有埋伏!”唐嘯臉色一變,身子一橫,擋在了藍羽琪身前,所有人都立馬召喚出了武魂,一臉戒備。
    戰火熊熊燃燒,四周硝煙彌漫,嚴重干擾了眾人的判斷,那個隱匿在暗處的殺手,在偷襲了紅衣主教后,便沒了動靜,如同獵食的毒蛇。
    藍羽琪眼中紫芒微微閃爍,她有紫極魔瞳,這里的環境對她的影響反而是最小的,浩瀚的精神力掃了一圈,旋即她鎖定一個方向,第二魂環閃爍•劍走疾風!
    迅疾的劍風狠狠切向西側的草叢,頓時,一道身影有些狼狽地被逼了出來,在他身邊,還有一些隱匿的敵人也跟著現了身形。

    “想不到,大陸魂師,居然有精神力如此強大之人!”
    七、八道身影驟然從草叢鉆出,慢慢圍了上來,擋住了眾人的去路,這些人相貌各異,但卻有一個共同的特點,身著淡黃色勁裝,為首一人,年約四旬,身著紫色勁裝,一共八人,一字排開,眼中無一不是充滿了恨意。
    “看來我們的麻煩不小,”唐嘯苦笑道,“琪子你看,你們這次侵略海神島的行為,引起了海神島居民的強烈反彈了。”
    “那又怎么樣?我也沒打算幫武魂殿辯解,以后看爺爺怎么說,”藍羽琪直接召喚出凈靈御劍,“當務之急,先保護自己再說!”
    語畢,藍羽琪直接持著凈靈御劍沖了上去,她二話不說,第五魂環閃爍,剎那間,純白的劍身上溢出了鮮血的顏色,凈靈御劍似龍蛇狂舞,一下就破開了對方的封鎖,除了為首的紫衣人險險避開,其余人竟是全都受到了不輕的傷勢。
    “你真是越來越果斷了!”唐嘯點點頭,掄起昊天錘向紫衣人砸去,他們這邊大多是觀光團,戰力最強的反而是唐嘯和藍羽琪,不一會兒,敵人全都被兩人打倒在了地上。

    “大陸的魂師們,你們不要囂張!自古邪不壓正,你們如此作為,濫殺無辜,必遭天譴!”紫衣人身受重創,自知命不久矣,他瞪著血紅的雙眼,仿佛要吃了對方似的。
    “哦!”藍羽琪沉默了一會兒,其實她也確實覺得爺爺有些過分了,但是現在這種情況,她顯然更不可能會主動去打爺爺的臉。
    “哈哈哈,別裝什么清高了!我們海神島的海神大人,實力早已達到超凡入圣之境,這天地間誰人能敵?大人已經沉睡了無數年,你們如此行為,屠殺島民,必將導致大人的提前蘇醒。哈哈,你們承受不起大人的怒火的!你們的末日到了!”那紫衣人突然仰天狂笑,少頃,脖子一扭,竟是斷氣了。
    “什么海神?這里的人還迷信不成?”藍羽琪黛眉微顰,不知道為什么,對方臨死前的話讓自己感到非常不舒服。
    “姐姐,我們要不要,先回船上去。”比比東鉆了出來,她小心地說道。
    “嗯,都回去吧,留在這里沒有意義。”藍羽琪輕嘆,這里處處是危機,又能有什么觀光的意義呢?她走向前,剛想輕撫比比東的小腦袋……突然,那海神島的腹地深處,一道巨大的神像光影毫無預兆的出現在天際,那巨大的虛影仿佛將整個天空都遮蓋了一般,遮天蔽日,龐大的壓迫力,壓向了聯軍所有的人。
    “那是什么?”藍羽琪臉色一變,她以前從未感受過這樣強大的威壓。在那遙遠的腹地深處,一股浩蕩磅礴氣勢,猶如那從遠古蘇醒的巨龍一般,帶著無可匹敵的威壓,降臨而下,轉瞬間籠罩了整座海神島!
    海神島上,所有海魂師,都是忍不住心中的那抹敬畏,甚至連敵人都不顧了,對著氣勢蔓延出,雙膝跪了下去,而那所謂的七大領主雖然并未行跪禮,可卻也是恭敬的彎下了身。
    “這股氣勢,不比我爺爺弱!”唐嘯目光一閃,他欺近了藍羽琪,兩人武魂緊緊貼在一起,隱隱形成武魂融合技的前奏,借助這股力量,才堪堪能抵擋一下那浩瀚的氣勢,這還是因為氣息中心離他們太過遙遠的關系。
    “難道這就是他們口中的海神?”藍羽琪心里也是隱隱有些不安,不過旋即又放松下來,因為不管怎樣,這海神也只是和爺爺以及昊天老祖一個層次而已,二對一,他們又怎么會輸?

    天際之上,千道流和唐晨,也是目光警惕地望著那腹地深處,準確的說,那里是一處金碧輝煌的大殿。一道赤紅光束,突然猛地從大殿里射出,最后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倩影。
    倩影全身都籠罩在一層鮮紅色的長袍內,海藍色的長發披散在身后,散開后接近垂直地面,柔美的容顏看上去最多也就三十歲左右,氣質高貴優雅、溫潤圓觸,在她的右手之中握著一柄長達三米的金色權杖,通體雕刻著魔紋,杖首處是宛如長矛一般的菱形凸起。那長矛尖端下方五寸處,鑲嵌著一顆菱形的金色寶石。
    最令人驚訝的,是她那雙眼睛,澄澈的藍眸比大海更加深邃,其中慈和的滄桑卻仿佛經歷了亙古歲月,無論是千道流還是唐晨,此刻都看呆在了原地。
    “吾名波塞西,封號:海神!”波塞西一現出身來,鳳目含煞,她二話不說,直接對著那唐晨揮出一擊,她下方的大殿同時閃爍起來,唐晨臉色一變,下一刻,他駭然發現,自己的身體竟是再不能動彈半分!
    這絕非人力所為!唐晨心中念頭急轉,他能感覺到,這并不是屬于這個世界的力量。
    千道流看到唐晨被定住,也是大吃一驚,他剛要有所動作,那所謂的七領主如同鬼魅般同時撲了過來,他們全身發光,借助圣柱的力量,形成了七位一體的封印,生生的定住了千道流!
    “你們看好這兩人,我去去就來!”波塞西囑咐一聲,又給兩人加持了些光環,下一刻,紅色的身影以超越肉眼極限的速度,猛地自天空撲下,所過之處,所有的敵人,全部爆成一團血霧。聯軍的人仿佛看的癡了,好像覺得連殺人都是一件美麗的事。陽光照射在海神島上,殺戮看起來更像是一副賞心悅目的畫。
    “所有人,快到船上去!”龍叔第一個反應過來,暴喝道,震醒了眾人。他的魂力足足達到了九十五級,此時全力以赴,盡量帶著人馬往回跑。再看波塞西那邊,所過之處,她身后滿地的尸體已找不到一具完整的了……

    此時由于距離海神殿最遠,藍羽琪她們反而是情況最好的一隊人馬,不過接到了海神斗羅命令的海魂師們,接踵而至,從四名八方涌出,拼命阻擋著聯軍。這無形中大大拉低了眾人回退的腳步。
    在這硝煙彌漫的戰場,無時無刻都有人死去。藍羽琪她們也在逃跑,她甚至不敢往回看,這樣灼目的紅色,仿佛,讓她回到了當年的唐門戰場!

    “對了,”一劍挑開一名海魂師,鮮血染紅了她的衣衫,藍羽琪突然想到了什么,她二話不說,左手一翻,魂導器戒指光芒一閃,一段木質的圓筒赫然出現在她的手里,正是孔雀翎。這三個月來,經過她的加持處理,孔雀翎已經開光,擁有威脅封號斗羅的力量了。
    毫不猶豫,藍羽琪扣動扳機,剎那間,宛如孔雀開屏般的絢麗光華肆意擴散而開,海魂師粘之即死,無一幸免。這來自前世的唐門絕頂暗器,終于是來到了這個世界,肆意綻放屬于它的光彩!
    很快,她就為眾人打通一條出路。唐嘯對此感到十分驚訝,但危急關頭,他也并沒有多說什么,只能歸結于武魂殿的底蘊。
    ……
    不多時,眾人已經能看到停泊在岸邊的船艦,就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的時候——
    “晚了!”
    仿佛死神的聲音,紅色的身影,帶著驚人的殺氣,緩緩從天而降,她隨手揮出兩道魂力波動,就把武魂殿兩位沖在前面的封號斗羅轟殺至虛無。

    第三十一章 龍叔隕落

    殘陽如血,紅色的身影從天邊緩緩下降,她的魂力氣場是那么強大,整個天空都被她渲染成了血紅色,充滿了濃重的壓抑感。
    厚厚的血云,籠罩著海神島的天空,森森的人骨,灑滿了海神島的地面。
    聯軍撤退的人馬漸漸匯聚,但是沒有一個人再敢向前進一步,那個宛如神靈般的身影,守在沿海,擋住了退路。雖然只是一個人,但就是生生震懾住了聯軍所有的魂師。
    “一個、兩個、三個……”波塞西冰冷的瞳孔掃射了一圈,慢慢數著人數,干凈利落地秒殺了兩名封號斗羅后,她就再沒有出手,但是這種壓抑的感覺,卻是比剛才的大戰,還要令人瘋狂,畢竟,未知,是最可怕的東西。
    海神島的魂師們漸漸從后方趕了上來,攔住了聯軍的后路,目光森寒的盯著前方黑壓壓的人群,以此形成腹背包夾之局勢。海神島軍隊雖說對著聯軍背面,但是聯軍明顯不可能向他們這邊突破,一來是人數傷亡太大,二來是這樣等于重新深入海神島了,而波塞西擋在了船艦之前。
    整個聯軍,都是被籠罩在死亡的陰影之中,絕望得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  龍叔他們已經趕來了,此刻他有些陰沉地注視著前方的波塞西,握著武魂的手掌卻是忍不住地顫抖,在他的感知中,對方的魂力遠遠超越了自己,自己根本不是一合之將。
    “此人的魂力不比教皇差,更重要的是,這里是對方主場,我能感覺到,她殺我們只需要數息。”壓抑的沉默持續了片刻,龍叔終于是緩緩的開口道。
    聽到他這話,一旁的幾個封號斗羅,心頭皆是忍不住的一沉。
    “難道便只能這樣看著她殺完我們所有人嗎?”另一個長老咬咬牙,聲音中,有著說不出的憋屈,剛才對方秒殺己方兩名斗羅,威懾力太大,此番武魂殿損失著實慘重。
    “我們是客場作戰,光是圣柱的力量,便足以讓得我們喝上一壺,更莫說直接與對方在大海決戰了。”龍叔搖搖頭,眼中透著濃濃的無奈,波塞西的力量不是他們能夠相比,就算他們能自保,封號斗羅之下的聯軍恐怕也沒人能夠活著回去。
    想到這,他拳頭忍不住的緊握起來,目光掃向那隊本應是來觀光的人馬。這等局面,琪子她們要怎么活下來?就算是拼盡全力,自己也不能讓武魂殿的未來,在這里斷送!
    “先等教皇冕下和我們老祖脫困吧,他們都是九十九級的實力,不可能被限制太久的。”昊天宗宗主振作精神地道。
    眾人聞言,似也是想起了一絲的希望,當下雙眼深處都是有著點點亮光涌現。

    龍叔他們那邊交談,觀光團這里,此刻落在了眾多人馬中間。
    藍羽琪此刻站在唐嘯身邊,兩人的武魂都消失了,兩只手緊緊貼在一起,形成武魂融合技的前奏,淡金色的光暈彌漫身子,卻沒有擴散。并不是浪費魂力,而是不這樣做,她甚至無法保持冷靜,雖然周圍這么多人,可是她始終沒有安全感。
    方才波塞西降臨的一瞬,她們是首當其沖的,只不過對方沒有把自己這里看在眼里,這才僥幸逃脫一劫,但依舊沒有脫離鬼門關。那一瞬間,世界仿佛失去了顏色,樹葉枯萎在枝頭,一動不動,頭頂血色的天空,倒映在死寂的空氣,讓人窒息。
    “沒事的琪子,長老他們會有辦法的,大家不是都在嗎?”唐嘯感覺到藍羽琪的小手不住地顫抖著,關切道。
    “有史以來第一次,我感到害怕戰斗……”藍羽琪用力咬了咬嘴唇,“我想逃出去,我要逃出去,不想再待在這里了……這是在做噩夢,快醒過來啊!”
    “唉,這可不像你的風格啊”唐嘯嘆道,用力抓緊了對方顫抖的小手,試圖幫她保持冷靜,他清楚,她慌了。

    “來自大陸的朋友們,我們海神島素來喜歡和平,與你們大陸向來井水不犯河水,之前更是從未對大陸有過絲毫的侵犯之意。”波塞西似乎終于清點完了必殺名單,平靜的聲音滔滔響起,回蕩在天地之間,“可是,你們今日之所作所為,令海神島生靈涂炭,我的子民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,你們說,身為海神島大祭司,這筆賬,我要怎么算才好呢?”
    “殺了他們!”
    “全部丟海里喂魚!”
    后方的海魂師眾立時高呼不止。

    “的確,錯在我們,是我們武魂殿挑起的戰爭!”龍叔一瞬間就出現在眾人前方,大手一揮,一柄巨大無比的斧子憑空出現,這是龍叔的武魂?五丁開山斧,在其上方,兩黃兩紫五黑,整整九道魂環浮現而出,尤其是最后一道魂環,在黑色之中隱隱透出淡淡的紅色,那等魂力波動,竟是沖散了一些波塞西帶來的壓力。
    “我就不扯當年那場大戰的是是非非了,但是,孩子們是無辜的,他們只是好奇來的這里,并且也沒有傷人,”龍叔伸手一指,赫然是觀光團的位置,“我愿用一條命,換放他們走!”
    “那對男孩女孩,殺了八名海魂師,你當我眼瞎的嗎?”波塞西淡淡一笑,“就算不這樣,我憑什么放人?來了就是幫兇,別廢話了,你們所有人,一個跑不掉!”
    “既然如此,我拼盡全力,也要讓你傷下骨,掉點血!所有人,強行突圍!”龍叔爆喝一聲,率先沖向了波塞西,第七魂環閃耀,他那巨大的開山斧驟然綻放,強烈的光芒澎湃激蕩,那龐大的斧子迎風一展,竟然變成了長達百米開外,巨大的斧面,宛如小山一般。
    “老師!小心!”藍羽琪雖然落在遠處,還是對著前方大喊,不知道為什么,看著老師的背影,她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,仿佛,這是和老師的最后一面了。

    波塞西雖然只有一個人,但她乃是九十九級的絕世斗羅,此刻,她不慌不忙,第六魂技閃爍了一下,背后,滔滔的大海陡然翻滾,無數浪花脫離而出,凝聚成無數水人軍團,迎面擋下了聯軍的沖鋒,同時,聯軍背后的海魂師也發起了進攻的號角。
    藍羽琪和唐嘯,并肩作戰,一時間倒是能夠自保,但是她明顯慌了神,出招凌亂,毫無章法,若非唐嘯施援,她早就被水人傷到。
    一條條暗金色魔紋,從龐大的開山斧上浮現出來,龍叔身上的最后一個魂環驟然亮起,旋即狠狠劈向波塞西。
    就算明知不可敵,那也必須戰到底!
    波塞西騰空而起,海神虛影附在身上,她沒有動用魂技,而是徒手接下了龍叔的攻擊,白皙的手掌死死鉗制開山斧,龍叔駭然的發現,自己竟是再沒有力量挪開半分!
    “區區九十五級的實力,也敢來賣弄!”波塞西冷笑一聲,玉手閃電般按在龍叔胸口,下一刻,龍叔的身體被整個打進沿灘西側,整塊地表都是下陷了,連帶著周圍的水人都是崩潰而去,聯軍人馬死傷無數。
    “老師!”藍羽琪看到這一幕,驚呆了,然后,她不顧一切地向那邊沖去。

    “海神刀!海神劍!”紅色的身影從天而降,毫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,九十五級的封號斗羅畢竟相當強大,不是其他被秒殺的可比的,百足之蟲死而不僵,自己必須繼續進攻。只見波塞西九環連閃,沒人看清她用了哪兩個魂技,空氣中,無形的水汽在她雙手飛速凝聚,最后形成刀劍,她以十字橫劈的方式,狠狠切向龍叔,后者發出痛苦的咆哮。
    “住手!你給我住手!”藍羽琪眼睛發紅了,她拼命扣動孔雀翎,殺出一條血路,她速度那么快,就連唐嘯都被甩在了后頭,但依舊距離目的地有段路程。
    “最后一招,海王戟!”波塞西高高躍起,置身半空,她那第八魂環亮起,可怕的魂力波動,凝聚成一柄巨大的水柱型三叉戟,那等通天壓力,逼的附近的武魂殿長老都無法前來施援。
    那是海神的武器!

    龍叔吃力地抬起頭,望著那驚天的一擊,眼眸微微波動,他知道,以此刻重傷的身體,已經不可能再抵擋波塞西的攻擊,看來今日,自己殞命于此,已成定局……
    心中念頭急速閃動,龍叔目光轉移,穿透了距離,遙遙望著那急急趕來的女孩,淡然一笑,他毫不猶豫斬斷自己的右臂,鮮血噴灑而出,一縷精神力驟然自其眉心間爆射而出,附著在右臂骨上,最后,龍叔抓起那整條沾滿鮮血的手臂,狠狠一拋,竟是閃電般的掠過空間,直接是竄進了藍羽琪的右手,迅速融合在一起。
    “琪子,老師以后不能再繼續伴你身旁了,你一定要保重。呵呵,這么多年過去了,你也不再是當年的小女孩了,你成長得更加俊俏,也更加強大,你一定會走得比老師還要遠的,可惜,不能看到你成為封號斗羅,踏入長老殿的那一天了啊!快回到伙伴身邊,你一定要突破重圍,這是為師最后送你的禮物,伴隨我一生的魂骨。”
    威嚴的聲音在心中響起,卻充斥著慈愛,藍羽琪只覺得她的胸口被震了一下又一下,好似原野上連綿不絕的驚雷,直接劈進她的心里。
    下一刻,海王戟,將龍叔的身體,徹底埋葬在地底深處,強烈的震動引發了海嘯,不一會兒就吞沒了這個深陷的地方。

    第三十二章 怒放的孔雀翎

    “滾滾汪洋,浪花滔滔,是非成敗,轉頭成空。”
    這里,名為抑靈仙域,位處遙遠的南域,遠離斗羅大陸,仿佛世外桃源,不與世俗爭鋒。
    仙域最深處的祭臺,一道貌似青年、略顯慵懶的身影,此刻緩緩站起,那雙緊閉了無數歲月的眼睛,漸漸睜開,他沉默少卿,陡然起身,瞬移一般出現在地域的半空,他的目光,仿佛穿透了空間,遙遙地射向遠處,那是海神島的方向。許久,許久,他搖了搖羽扇,發出了輕輕的嘆息。
    “青山依舊,只惜殘陽。千道流,你是不明白這個道理嗎?”

    海水擊打著沿灘,千百船艦依舊靜靜地停泊,仿佛在冷冷地注視著戰場,注視著一個又一個生命隕落。
    波塞西返身揮拳,身姿颯爽,迎接下其余所有封號斗羅的圍攻,她的殺戮,沒有停止。

    “老師,老師!”
    藍羽琪右手執劍,左手緊緊攥著孔雀翎,速如奔雷,她眼睛泛紅,拼命擊退敵人,只為了,能更快來到龍叔身邊。當她終于趕到目的地時,目光所及,地表深陷,海水涌入,龍叔的影子,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。
    藍羽琪呆住了,她感覺心痛得像是被刀刃一點點劃開一樣,鈍重的發不出任何聲音,卻只感到它在滴血。
    這是怎么回事?
    就在昨天,老師你還和我談笑,還調侃我的魂師大賽表現……
    可是現在,海水淹沒了你的身影,你受傷那么重,你真的會死的……
    怎么會這樣?明明說好了,你要看著我一步一步長大,直到我出嫁了,直到我進入長老殿,你是大長老,我還是受你照顧……
    怎么會這樣,怎么你現在卻留在這里了?

    “琪子,這里危險,咱們快走!”唐嘯一錘砸開水人,出現在藍羽琪身邊,他一把抓住她,想要把她帶離這里,后者置若罔聞,任由唐嘯拉拽。
    而就在他們身形遲緩間,不遠處,也是有著一名海魂師趕來,他發現了此處還有大陸的魂師,毫不猶豫,爆射而來。
    “琪子,想要為你老師報仇,你首先得活下去!”唐嘯嘆了口氣,他已經看到了,對方身上足足有七個魂環,自己真的打得過對方嗎?可是身為男人,這種時候他能退縮嗎?當然不能!所以他義無反顧地擋在了藍羽琪身前,昊天錘一橫,其上五環律動。

    “區區魂王,真是螻蟻!”來人一襲青衫,白色披風套在身上,冰藍色的頭發,倒映著攝人心魄的目光,“有大祭司在此,你們一個也別想活!吾乃海神島黑級考核者洛明軒,死在我手上,是你們的榮幸”
    “試試看吧!”唐嘯冷哼一聲,昊天錘一揚,堪堪抵擋對手的攻擊。
    洛明軒的武魂是冰碧帝皇蝎,并不像其他海魂師,以海洋生物為武魂,他雖然魂力不及當初的斂鋒,但出手之迅即狠辣,卻是猶有勝之,所以原本攻守有度的唐嘯,很快就落了下風,險象環生。

    “剛才死在大祭司手下的那廝,在你們大陸魂師里地位不低吧?居然能抵擋幾招,呵呵,可是終究是死了,如同現在做困獸之斗的你一樣!”洛明軒一掌轟退唐嘯,身上魂環連閃,“禁錮寒霜!”
    洛明軒抬手,地上猛地冒出無數冰之利刃,唐嘯猝不及防之下,只能用昊天錘狠狠向下砸去,冰刃爆碎,刮裂了他的衣服,鮮血奔涌而出,但更糟糕的是,他此刻無法用武魂來抵擋來自上方洛明軒的攻勢了。
    “再見!”洛明軒冷笑,抬手按下,一道藍色流光狠狠射下。

    “極光封滅!”
    無數劍光,仿佛破開了空間,狠狠撞在藍色流光,一把將其打爆成光雨。
    “琪子,你終于清醒了!”唐嘯看到藍羽琪回過神來了,松了口氣,他趕到她身邊,低喝道:“直接用武魂融合技吧,對方可是魂圣。”
    “阿嘯,你退下!”藍羽琪猶如未聞,徑直向洛明軒走去,“這是我的戰斗!”
    唐嘯皺了皺眉,剛想說什么,卻看到藍羽琪直接回眸瞪了自己一眼,她的眼睛充滿了血色,卻沒有絲毫的退意,當下,他也是明白了,這個女孩的自尊心又發作了,遂輕嘆道,“那好,你小心,我在這里!”

    “你叫洛明軒是吧,剛才就是你嘲諷我的老師?”藍羽琪直視洛明軒,即使對方是魂圣,即使經過斂鋒一役,她明白自己與魂圣的差距,但她沒有退。
    “哦?那個死掉的家伙是你老師?”洛明軒被那俊俏的女孩瞪得一愣,旋即有些幸災樂禍地看著對方,眼中有些輕佻之意,“哈哈,他死的好,死的好!你對他感情那么深,不是被他玩過吧哈哈,待我擒下你,代你老師好好調教你……”
    藍羽琪猶如未聞,即使是這樣侮辱自己,她也沒有任何動靜,她只是徑直走向對方。
    “冰粒!”洛明軒皺眉,第一魂技瞬發,這是剛才將要終結唐嘯的魂技!
   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,冰粒直接穿透了藍羽琪的身子,后者就連表情都沒有任何變化,依舊徑直向前走。
    沒錯,就是向前走而已!
    “不可能!”洛明軒臉色連變,他有些不信邪似的,二三四魂技連續使用,無數的冰之攻擊穿透了藍羽琪的身子,直到她距離更近了,洛明軒才發現,對方似乎左右搖晃了一些,連同身形都有著一絲殘影。

    “這是,破空蜂鳥的魂技,瞬間加速的真面目!這個魂技并不是用來輔助的,而是用來進攻的!”玉小剛此時站在比比東身邊,他沒有能力參加戰斗,可是依舊義無反顧的守在比比東身邊,此刻正在替伊人解釋道。
    唐嘯挪動身子,倚靠在不遠處,他雖然受了傷,自保還是沒問題,此刻怔怔地看著藍羽琪,說不出話來。

    “我知道,武魂殿這次進攻,帶給了海神島巨大的災難,你們有完全的理由,狙殺我們!”藍羽琪左小腿青光爆閃,她身子微移,帶起殘影,以些微的差距閃開對手的第五魂技。
    “我不知道當初發生了什么,爺爺要發起這樣一場戰爭,我不想知道前因后果,我只知道,我要保護東妹,保護朋友,我們一定要離開這里,我們不能死在這里!”藍羽琪身子再閃,避開了對方的第六魂技禁錮寒霜,這是以武魂真身為前提發動的,乃是洛明軒的最強一擊,禁錮寒霜擦過她的身子,帶起了寒冷而劇烈的空氣波動,她嘴角溢出一縷血絲,顯然受了傷,可是,她依舊沒有停下腳步,漸行漸近。
    “天下蒼生,與我何干?我只向你們,要那害了我老師的一擊!”藍羽琪突然發出一聲尖嘯,她眼睛更紅,雙手握拳,白光凝聚,帶起一連串的殘影,旋即狠狠砸下!
    唐門手法•玄玉手!
    破空蜂鳥左腿骨魂技•瞬間加速!
    兩者結合,那就是連續瞬擊玄玉拳!
    無數白色拳影,狠狠擊打在洛明軒的身軀之上,令得他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,藍羽琪的速度太快,快到他無法反應過來,快到他不知道自己中了多少拳!
    在前世,江湖流傳著一句話——
    天下武功,千破萬破,唯快不破!

    “就憑你的力量,也想打敗我?” 洛明軒怒吼,身體向后爆退。
    “你錯了,不是打敗你,而是,殺了你!再殺了波塞西!”藍羽琪鬼魅般出現在洛明軒身后,在她手上,還有著一段木制的圓筒——孔雀翎!
    她沒有使用武魂,是為了更方便的使用孔雀翎!
    這才是她的最大把握,魂王殺死魂圣,經歷了斂鋒一役,她很清楚,根本難如登天!
    既然如此,那就借助外力!
    魂師大賽禁武器,可是在這真正的戰場,就不會有局限!
    “咆哮吧,孔雀翎!”
    她尖嘯,她嘶吼,仿佛要把所有的悲傷,都傾訴在這一擊。

    第三十三章 交鋒

    隨著一聲突如其來的響聲,一團彩色的光芒快速擴散著,啪!一朵“花兒”在半空中盛開了,綻放了,分裂成無數小小的光點,照亮了海神島的上空,在短短的一瞬間,花兒熄滅了,枯萎了,一切重新恢復了平靜。
    只是隨著這份平靜,洛明軒的身子也隨之消散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撕心裂肺般的咆哮,聲震海神島。
    一代魂圣,就此隕落!
    無數魂師,為之側目,他們不明白,甚至是恐懼,雖然先前就見識過,可是當時的對手畢竟等級不高,可洛明軒是誰?那可是黑級考核者啊,他那極致之冰的武魂更是使得他的未來不可限量!為什么那道七彩光芒竟是如此的厲害?厲害到,魂師粘之必死,毫無還手之力的程度?
    “那個發出彩光的木制圓筒,究竟是什么來頭?”見多識廣的玉小剛,此時心里也在疑惑。

    藍羽琪鳳目含煞,仿佛殺死洛明軒就像捏死一只螻蟻一樣簡單,她手握孔雀翎,憑借瞬間加速和鬼影迷蹤的組合技法,或是規避、或是擊殺敵人,一步一步接近波塞西的戰場,她已經渾然忘卻了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魂王,她的心里充斥著復仇的怒火!
    無論是海魂師,還是陸地魂師,都震驚了,波塞西是什么人?那可是絕世斗羅啊,就連唐晨和千道流都拿之毫無辦法,她真以為憑借一個奇異的武器就可以戰而勝之嗎?她要去為了老師殉葬嗎?

    “真是狂妄的丫頭!”波塞西不屑地笑了,她一人抵擋幾位封號斗羅的聯攻,不著痕跡地向那邊瞟了一眼,旋即隨意揮出一擊空氣波動,便不再理會那個女孩,繼續纏斗聯軍方面的九環強者。
    在她想來,區區魂王,能讓得自己隨手一擊,算是死無足惜了。
    藍羽琪立刻感覺到一種無法形容的危機,勁風襲來,她面色劇變,毫不猶豫地扣動孔雀翎的扳機,同時左小腿用力向前一蹬,瞬間加速發動!下一刻,她身子向后倒射,同時孔雀翎立刻爆發而開。
    璀璨的七色光芒,狠狠轟擊在那道空氣波動之上,然而卻是再也未能展現先前的那種摧枯拉朽,反而是在氣力激蕩間,直接被擊得消散而去,那縷波動,似乎也受到了相當大的阻礙,變得極其透明,甚至落到了空處,只是輕輕擦過藍羽琪身邊。可憑借她僅僅魂王的實力,雖然僅僅是擦過一邊……卻也是讓得她臉色蒼白的噴了一口鮮血出來,五臟六腑仿佛翻過來了一樣。
    那因憤怒沖昏了的頭腦,也是漸漸沉靜下來,隨之而來的就是陣陣后怕和恐懼,她駭然地發現,若非是有瞬間加速這樣的魂技,若非是有孔雀翎,自己剛才就要戰死在這里了!

    “居然沒有死?!”無數海魂師倒吸了一口冷氣,他們難以置信,無法想象一個區區魂王,在大祭司大人的直接攻擊下,居然活了下來!
    “此子……不可留!”波塞西見到這一幕,瞳孔也是一陣收縮,她二話不說,陡然發力,瞬間就擺脫了數名封號斗羅的糾纏,直接對著藍羽琪掠來,而隨著她發起沖鋒,整片大海都是沸騰翻滾,徑直向著兩徹分撥,似乎大海也不敢違抗波塞西的意志,為她夾道恭送!
    藍羽琪重重摔在地上,她掙扎著坐起來,抹去嘴角的血跡,身子微微抽搐,她顫抖地握著孔雀翎,橫在身前,即便是這樣,也無法讓她有絲毫的安全感。
    死亡的陰影,徹底籠罩著她,令她絕望。

    “難道真的……到此為止了嗎……”
    “她太強了,雖然很不甘,可是,羽琪沒有辦法了……”
    “來到這個世界二十年了,我……知足了……謝謝你們對我的照顧……”
    “保重了——爺爺、東妹、阿嘯……”

    滄藍色的手掌,在漆黑眼瞳中不斷放大,藍羽琪緊握著孔雀翎的玉手也是顫抖得越來越厲害,腦海之中,此時一片安靜,唯有自己心臟不斷跳動的聲音。
    突然,一絲怪異的感覺出現在藍羽琪心中,她突然發現,眼前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似乎破碎了,那是整個空間的破碎,周圍的一切都變得寂靜下來,她似乎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,下一刻她只感覺眼前一黑……
    在她身后,空間裂開,一只蒼勁有力的大手,忽然探出,看似緩慢,卻是剛好將波塞西的手掌,阻攔而下
    兩只手掌相觸的剎那,大地猛然震動,地面之上,一道道恐怖的裂縫,蔓延而出,旋即海水灌入,宛如地震!

    “千道流,你還是脫困了!”波塞西的目光稍稍凝重,她淡淡道:“憑借海龍他們七位一體融合技,的確限制不住你,不過你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吧,為了一個女孩?她是你什么人哦?”
    “只是對她略有愧疚罷了,畢竟她的至親……而且……”千道流抱起昏厥的藍羽琪,瞳孔中略有暗淡,以及隱藏在最深處的奇異之色,旋即道,“不過,以你的身份,直接對一個小女孩下殺手,不覺得丟臉嗎?”
    “這是戰爭,還需要我廢話嗎?”波塞西嗤之以鼻,在她身后,七大領主狼狽地浮現而出,披頭散發,衣衫染紅,氣息均勻不定,顯然受創不輕。
    “你上來,我有話跟你說!”千道流嘆了口氣,將藍羽琪交給趕來的一名武魂殿長老,旋即對著波塞西說道。
    “你想單挑?”波塞西柳眉一皺,現在海神島取得優勢,就算千道流出手牽制自己,還有七大領主,海神島遲早也會取得勝利。
    話雖如此,她還是不著痕跡地瞟向海神殿的方向,在她的感知中,那個所謂的昊天宗老祖,想必也快要突破束縛了,如若讓得兩人聯手……
    千道流也不廢話,身形便是再度悄無聲息的消失在原地,再次出現時,已在半空之中,只見得他手掌輕揚,這片天地間便是泛起劇烈的空間波動,旋即居然時被其生生構建了一個混沌空間。
    “哼,怕你不成!”見狀,波塞西冷笑道,同樣處于九十九級的地步,只要不是真正的生死斗,他們彼此根本無法奈何對方。
    千道流面沉如水,他二話不說,腳掌一踏虛空,六翼天使武魂瞬間附體,他身形直沖云霄,一聲厲喝,浩浩蕩蕩的聲音傳遍整個海神島的區域。緊接著眾人便是見到半空空間一陣波動,一道身形,快若閃電的沖進了那空間通道之內。
    波塞西身形一動,便是直接出現在了千道流前方,滔天的魂力波動,化為潮汐,狠狠的對著千道流轟了過去。

    “琪子……”唐嘯怔怔望著藍羽琪,心里有些自責,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自己終究是沒有保護那個女孩,他嘆了口氣,盡力轟退敵人。
    此時武魂殿教皇和海神島島主交鋒,聯軍就失去了最大的阻力,現在他們只有一個目標,那就是回到船艦上去。

    第三十四章 傷心人

    蔚藍的天空上不見云蹤,陽光朗照著武魂城,這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,可是城內的市民,卻如沐浴在風兒的哀傷輕撫,與浪濤的泣飲低訴中。
    因為今天是德高望重的武魂殿大長老龍尉,以及其他戰死沙場的聯軍魂師們的葬禮。沉重的悲傷,壓得心酸的人們無法抬頭挺胸,去送別這些亡者。
    本該流血不流淚的男子漢們,默默垂淚,婦女小孩放聲痛哭,揮淚送別。
    人口不過數萬的武魂城中的居民,含淚恭送龍叔他們的靈車駛過,衷心悼念的子民們,拋出一束束鮮花,向眼前的靈車致以最后的敬意。前后護送的魂師們,不少人的身上還綁著染血的綁帶,眼眶淚珠滾動。
    伴隨著龍尉等長老殿成員的戰死,整個武魂殿三大魂師軍團,傷亡者超過一半,他們全都是傷心的遺屬眼中的好父親、好丈夫、好孩子。武魂殿雖然勢力滔天,如今卻是真正的遭受到了重創,也不知道兩大帝國會不會趁此機會落井下石,打壓一頓武魂殿。
    還有什么人能比聯軍戰敗,失去至親的居民,更哀傷難過的嗎?
    要說有的話,就是武魂殿圣女藍羽琪了,喪卻師傅之痛,令她眼眶中淚珠盈滿。藍羽琪今天身著從未穿過的黑色喪服,她昔日一對明亮的眸子,所彰顯的再不是她的直率無畏,而是當悲傷超過號哭所能表達的,深沉到極致的蒼涼。
    比比東就在藍羽琪身邊,眼神黯淡,她望著姐姐,卻不敢上前說話。

    藍羽琪默默地給龍叔祭拜,她回憶起十數天前的情形,與如今相比真是仿如隔世。
    當日整個武魂城內,里里外外,都是絡繹不絕,忙于出征準備的魂師軍士。意態悠閑地在偷偷喝酒的老兵,三遍、五遍地不停擦拭著武器、臉色蒼白的新丁。雜役工匠忙著準備糧水與裝備,城外堆滿歡送出征雄師的子民……
    十數天后活著回來的人,竟不滿五分之一……

    藍羽琪自轉世在斗羅大陸以來,從未有過這樣刻骨的慘痛,那是絕非筆墨所能形容的,她自醒來后,衣襟為淚水濡心,日日夜夜間待在龍叔的遺體旁,不管千道流他們怎么勸,始終不肯離去,往日充滿朝氣和笑意的俏臉上,如今只有凄苦哀痛的難過。
    想到兩人情同父女,從自己懂事之日起,龍叔就萬分照顧自己,難道一切就如過眼云煙般消散而去嗎?老師,你永遠活在我心里,我再不能依賴在你的羽翼之下了。

    “爺爺,羽琪有一事相求。”淚已乾,哀未去的藍羽琪,來到了教皇殿,她以平淡卻堅定無比的語氣說道。
    “琪子啊,此番是我不好,你就不要太難過了。”搖頭苦笑,千道流看著藍羽琪那讓人心酸的表情,不禁嘆了一口氣。
    “羽琪無知,但很清楚,實力是魂師的根本,為老師報仇,現在根本不現實。我想外出修煉,增長見識,提高自身素質,而不是去什么學院歷練,還請爺爺給我指明方向!”雖是女兒身,可是藍羽琪卻有一份不輸男子、發自內心的驕傲,當日面對波塞西完全無助的情形,令她受到了極大的刺激。
    “不要好高騖遠,凡事都是一步一步過來的,波塞西她……”千道流眉頭一皺,他思索了一下,旋即道,“你先一個人靜一靜吧,尋疾在死亡峽谷修煉,你可以和他一起閉關。”
    藍羽琪搖了搖頭,“不,爺爺,死亡峽谷雖然危險,但它卻無法真正帶給我死亡的感覺,我知道,您一直讓金鱷供奉大人暗中保護著小尋,不真正體會到死亡的氣息,以我的天賦,恐怕永遠也無法達到你們的境界。”
    千道流淡然一笑:“我們的境界,你這妮子現在哪里能體會得到?而且海神島之戰,錯不在你。琪子,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。”
    藍羽琪一急,還想再說什么,千道流卻疲憊地朝她揮揮手,當下她也是明白,爺爺很累了,自己不應該再打擾他,遂默默退下。

    三天后,星羅城。
    星羅城陽光明媚,城里的酒樓自然也是生意興隆,此刻,藍羽琪正坐在一個偏僻的角落喝酒。
    她穿著淡雅的青衫,醇香甘冽的女兒紅讓她白皙的臉染上了淡淡紅暈,眼角眉梢若隱若現的那一抹愁緒,讓她多了幾分神秘之美。
    酒樓里很多男人忍不住多看她幾眼。
    可是沒有人敢上去和她搭訕。
    因為她的氣場,雖若有若無,卻格外強大,那并不是指堪比魂帝級別的壓力,而是她的精神力,芥子級別的紫極魔瞳。事實上經歷了海神島一役,在極端的痛苦之中,她終于再做突破,精神力完全超越了同齡人。

    酒樓里的酒客越來越多,已經有人并卓吃飯。小二將一個人領到她這里要求擠一下的時候,她頭也沒抬說了句“好”便繼續悶頭喝酒。
    “正經家的女人可不會喝太多酒,因為女人喝酒時會仰起頭,露出脖子,手臂張開,大聲講話,大聲地笑,以至于女人已經不像一個女人。”那男子笑道。
    “是你!”藍羽琪放下酒杯,冷冷地掃了唐嘯一眼,她此時心情并不好,所以說話語氣略微有些不客氣。
    “還在想念你的老師嗎……”唐嘯只看了一眼藍羽琪的表情,就已經明白了,他嘆道,“昔者已去,珍惜現在,你……不要再難過了。”
    “這跟你有什么關系?”藍羽琪冷哼,她知道對方沒有惡意,但還是沒心情和唐嘯說話,當下她利落地放下半盞殘酒,揚聲叫小二結賬,打算走人。

    付好錢,站起身,藍羽琪走出酒樓,頭也不回。
    她不用回頭,因為她知道,即使不回頭,那唐嘯也會跟在她身后。
    果不其然,那個人一直跟著她,直到走出城。

    “再跟著我,我就不客氣了!”藍羽琪冷哼,她轉身,拔劍,鳳目含煞。
    “如果想哭,就哭出來吧,哭出來就舒服了,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。”唐嘯沉默了一會兒,他不太會安慰女孩,但看到藍羽琪那個樣子,心里卻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情緒。
    “呵呵!”藍羽琪冷笑,旋即不再言語。她徑直向前走,漫無目的,不一會兒,兩人走了不短的距離,這里是一片荒郊野外之中,回首望去,隱約能夠看到星羅城的城頭。


    未完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漫評

    掃一掃,下載APP

    pc28 5.0倍刷回水公式